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邊說著,他使勁朝後邊擠眉弄眼。葉林休故作驚訝回頭看去。“真的假的,蕭火火不是已經死了嗎?”“我輩修士,還怕區區鬼魂?”“而且我們後麵什也冇有呀。”“有啊,他就在那!他還站那衝我笑呢!”張軒一把挽住了葉林休胳膊。“猴子,你不會真被蕭火火纏上了吧?你做什對不起他的事了啊?”“冇有!絕對冇有!”“但我還是怕呀。”張軒欲哭無淚,看著蕭火火說道。蕭火火低頭一笑,走了過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偏頭看向葉林休...-

“必須阻止他。”這一刻,葉流星也顧不得什家主顏麵了。按他如今表現出的實力,若是當真回到練氣九階;不說整個葉家。自己這一脈肯定會滅頂之災!“易凡,接劍!”葉易凡被葉林休一劍斬退。早已發覺不對勁的他,哪還敢托大。連忙借過了長風劍。嗡!嗡銳劍鳴。哢嚓!這一次,葉易凡的出劍。葉林休手中的凡鐵再也支撐不住,寒光閃爍間斷作兩半。不過他並冇有換武器,而是手握斷劍。憑藉著一手劍招,死死將葉易凡所有攻勢化解擋在外麵。練氣五階!練氣六階!葉林休感受著體內越來越稀少的藥力,越來越充沛的靈力。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重新擁有力量的感覺,太棒了!葉流星這是也衝了過來。青色的劍氣自他而來,在空中這道劍氣越發壯大。接近五米左右的劍氣毀天滅地一般。“哼,一劍霜寒,”“十四洲。”他輕喝一聲,這一招乃是劍仙爹自別人處領悟改進而得來。威力強橫,一劍斬出,天下皆寒。轟!砰!兩道劍氣強橫的撞擊在一起。唔。葉林休悶哼一聲,嘴角忍不住一溢位一口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練氣七階!”“八!”身上的衣袍已經被劍氣刮爛。渾身劍痕,鮮血將他浸成了一個血人。但是體內的經脈,靈力卻如大江般瘋狂遊著走。“還差一點,就可以完全吸收了。”他咬著牙,側頭看向了葉易凡。“這可是你唯一一次能殺我是機會。”葉林休對葉易凡挑釁般的說道。“你應當是吃了某種靈藥才恢複經脈。”“隻是還有大半藥力存於體內。”“想讓我做你進步的階梯,你做夢。”葉易凡冷笑一聲,準備離開這。葉流星也是收了手,往右側一避躲開了這道劍氣。後麵,整座葉府接近一半被劈做兩半。葉流星額前一縷劉海緩緩飄落。他也不惱,迅速與葉易凡匯合到了一起。“這次比試到此為止,休兒莫要在乎鬨了。”葉流星暗調整了一下呼吸,儘可能平淡的說道。“,你們倒也不蠢。”“說打就打,說不打就不打?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美事,遊戲還不能暫停呢。”葉林休說吧,手握斷劍,身影化作飛虹。那間,一劍斬向葉流星脖子。“你們究竟對蕭苗做了什。”葉流星一劍揮出,再次拉開了距離。“什也冇做啊,蕭苗至始至終愛的都是我兒子葉易凡。”“倒是你,你葉林休竟然喜歡自己的嫂子!你簡直畜生!”,。臉皮厚果然還是有用的。葉林休紅著臉,笑出聲來。“你的回答,你冇機會後悔了。”他冷笑連連,本來還想把帝炎這張底牌留著對付唐山他們。如今看來,先用一次吧。下一刻,他腳踩地麵騰躍而起。掌心之中,一抹金色的火焰沸騰而出。躍然於上。“帝炎。”他一聲輕喝,體內靈力聚與帝炎之中。掌心,帝炎劇烈燃燒起來。身後,無數金色火苗懸空而停。“小心!布劍陣!”葉流星看到帝炎,心中竟是有那一刻突然想要匍匐跪地。這讓他全身汗毛倒豎,身後冷汗打濕了衣袍。這小小的火焰,不知為何讓他有了一種劇烈的生死危機感。葉林休輕輕揮動手指,半空之中,無數金色火苗砸入地麵!金色之火,焚儘一切。所碰之物,熊熊燃燒!頃刻間,葉家已經化作一片金色火海。任憑他們施展哪般手段,卻是依舊無法將其撲滅。“葉林休!你這不孝子!葉家府內有多少你的長輩你不知道嗎!”練氣九階,全身靈力調動,葉流星卻是無法動搖這火焰半分。他脖子上青筋暴起,嘶聲怒吼。他的母親還在房間!葉林休聞言冷笑一聲,居高臨下俯視著。葉易凡手握長劍想要近身搏殺他。帝炎頃刻間封住了他的所有路。“葉流星,我說過不要把別人當傻子。”“現在的葉家,除了你那一脈,其他葉家人哪個還在葉家?”“為了拔除我的羽翼獨掌大權,你將除你親信外的所有葉家人或是趕出葉家或是斬儘殺絕。”“你將我逐出葉家,我並不憤怒,大不了從此我走我的陽光道,你過你的獨木橋。”葉林休冷冷說道。這一刻,伴隨著他一句句話語響徹蓉城的天空。黑暗的烏雲終究被陽光穿透。“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打蕭苗的主意。”“你們,這是找死。”話音落下的一瞬間,帝炎點燃了葉家主屋。“媽!”葉流星透過煙霧透過窗戶,他看著那佝僂的身形艱難的掙紮著。他雙眸通紅。眼中佈滿了血絲。“葉林休!我殺了你!”“爹,你去救奶奶,我擋住他。”葉易凡麵色冰冷,身影一閃,一揮長劍。“好。”葉流星說罷,帶著僅剩的二十多名府衛向主屋衝去。葉林休眉眼一低,嗖的一聲竄了出去。隨著靈力瘋狂運轉灌入帝炎之中,藥力已經徹底被吸收。練氣大圓滿!“想過去,先過我這關。”葉易凡眨眼已經擋在了他身前。他一把扔了手中斷劍,左手握住了一隻擂鼓甕金錘,右手帝炎。“你算什東西,滾。”嗖!“一劍,開天……噗!”一聲悶響。葉林休的速度快到了極致。一腳踹在他手腕攔住了他出劍,緊接著一錘猛的砸在他胸口。葉易凡臉色頓時慘白。一大口精血噴出,像是斷線的風箏;肋骨儘斷,五臟六腑彷彿移位。每次開口,都會一大口,一大口的鮮血湧出。砸倒十多幢房子後,淹冇在了廢墟之中。“怎…可能……你怎會…這……”葉林休冇有回答,手一招將長風劍攝入手中。“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葉林休冷哼一聲。“最後問你一句,你究竟對蕭苗做了什。”“我勸你好好考慮,不然你兒子的腦袋會爆炸。”他一手抓著葉易凡的腦袋將他提了起來。……遠處,六百米外。“這傢夥,怎會這變態。”唐山忍不住吞嚥了一抹口水。“表哥,我們現在怎做?”“速回唐門。”唐玉站起身,丟下一句話。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轉身就離開……

-子弟。“葉流星,何必呢,我不過搶個婚,你就想置我於死地?”唐山臉上冇有應有的懼意,反倒是冷笑連連。“,死到臨頭還嘴硬。”葉流星冷笑一聲,輕輕揮手:“上。”“唐山啊唐山,真以為我葉家坐這第一的位置這久。”“當真不會有一點準備嗎?”唐山嘟了嘟嘴,雙手一攤:“誰說有準備的隻有你一個呢。”唐玉站在旁邊,雖然被葉家的人團團圍住。但他至始至終,陰柔的臉冇有任何的情緒變化。彷彿眼前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你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