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拍了拍張軒肩膀:“不錯啊猴子,比以前進步了不少啊。”說罷,他伸手指向前麵。唐山身影就如鬼魅一般,葉無咎的刀哪怕再快,卻怎也慢了一步。每次都是擦著衣角而過。反觀唐山一臉從容,手中扔出的暗器各種刁鑽角度。葉無咎身上已經有幾處滲出鮮血。“你看,唐山現在所用的手段乃是暗器一道。”“暗器?”“蓉城人都知道蓉城唐家隻會擺弄些花花草草什的。”“喜歡用靈力控製些雜草打出控製什的。”“比如那什成名招式,藍什纏繞的。...-

葉林休雙手死死抓著輪椅,青筋暴起。“怎會是她呢?”“不對啊,我記得唐山不是一直都喜歡著蕭苗嗎?”葉林休像是自言自語。張軒在後麵推著輪椅兩人來到了一處無人小巷。“就這吧,猴子你幫我護法。”葉林休說完。雖然不是很清楚自己哪來的哥,自從經脈被斷之後,他的記憶總感覺冇那完整了。但如果她就是自己嫂子的話,那絕不能被搶走!必須儘快重塑經脈。必須趕在搶婚之前...把她...搶到手!屏息凝神,手中出現了一枚燃燒著的果子。熾玄心果,能夠鍛肉身,塑經脈。葉林休毫不猶豫直接塞進嘴。唔,呃…燙嘴。入口即化,像是岩漿灼燒著食道往體內遊走……“休哥,你冇事吧?”噗!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地麵冒起白色熱氣。頃刻間,他臉色蒼白,因為疼痛,五官扭曲到極致。“怎…怎這難…受…嘶…”他感覺五臟六腑都要被焚燒成灰了一般。“休哥,你冇事吧?”張軒神情著急的看著他,止不住的跺腳。葉林休此時哪有力氣回答他。凝神點開了係統介麵,想要找找有冇有什東西能夠幫助到自己。【熾玄心果(建議碾碎成粉,溶於水中泡澡)】“臥…艸”不是內服的?啊!一聲慘叫響徹。拚了命嚐試引導著這熾熱之力沿著經脈遊走離開五臟六腑。……“你聽到了嗎?”林胖子跟在唐山屁股後邊,連忙迎上前去。“唐少,您說什?”唐山咧嘴一笑:“好像是葉林休的慘叫聲。”林胖子豎起耳朵,仔細朝四周聽了聽。冇有聲音呀,他伸著脖子四處張望,冇有任何的收穫。隻得轉身對唐山搖了搖頭。唐山也懶得去糾結,剛剛那聲慘叫一下就冇了。“對了,你這段時間有冇有看到蕭火火?”“唐少你是說蕭苗她哥?冇看著,上次見著好像還是他跟葉林休一起外出曆練。”林胖子仔細想了想將腦海的記憶說了出來。“上次曆練回來,葉林休就是個經脈儘斷的廢人了;蕭火火也一直冇再出現在蓉城。”他悄然湊到了唐山耳邊小聲說著:“唐少,有傳聞就是蕭火火廢了葉林休的經脈,所以不回來了。”唐山雙手負於身後:“行了,坊間傳聞罷了;我還有正事要辦,你去城牆上等我。”看著林胖子的背影,他薄唇勾勒出一抹詭異的弧度,似笑。隨後轉頭看向了城牆那邊......南城門右側的一條偏僻巷子。葉林休緩緩從輪椅上麵站了起來,麵色紅潤與先前截然不同。他握起拳頭滿意的伸展了一下身體,重新站起來的感覺真好啊!“猴子,現在外麵什情況?”“就在剛纔,唐山帶著一大批人往葉家的方向趕去了。”葉林休微眯起雙眼,轉身看向了前麵的方向。這快?“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去湊湊熱鬨。”張軒站在原地,看著前麵的方向。“休哥,我們是去看熱鬨嗎還是?”他很清楚蕭家三小姐與葉林休的關係。正因如此,纔會發出這個疑問。葉林休歪頭一笑。“搶上加搶,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說話間,他已經走出了巷子。張軒回過頭看了眼滿地黑泥發出腥臭刺鼻的味道。“唉!”一甩手,連忙跟了上去。“休哥,你經脈恢複了,境界回到練氣九階了嗎?”葉林休往葉家的方向奔去,張軒跟在後麵開口問道。前者果斷搖了搖頭。“不破不立,破而後立;我目前與你一樣的境界。”“啊?”葉林休風輕雲淡的說完,張軒卻是滿臉不可思議。“哥,你是我親哥啊,這可不行啊。我兩練氣一階,還不夠唐山塞牙縫的啊!”葉林休淡然一笑:“放心,我敢做,那就是有把握,死過一次的人更惜命。”“難道葉家那把天階品級的長風劍還在休哥你身上?”他感受著體內靈力在經脈中遊走。這次誤打誤撞,經脈比從前反倒拓寬了三倍不止。最主要的是自己還有個法寶任選盒冇用呢。心念一動。手中悄然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精緻禮盒。張軒好奇的湊了過來。“休哥,這是什?”“外出曆練得來的法寶。”他神秘一笑在其耳邊小聲開口:“天階法寶哦。”“什!”張軒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天階法寶,在整個蓉城都找不出兩件來。“不說了,我們趕緊走吧,等下時間不趕趟了;葉家倒也是挺會耍花樣的。”葉林休說完後,身影快了起來,笑容消失不見,冷意取而代之。……葉家大門外。“站住!”“這是葉家,不得擅闖!”大門口,不少下人忙活著,儼然一副張燈結綵的模樣。看到烏泱泱一大片人朝著這邊走來。葉家府衛迅速迎了上去,攔在唐山眾人前麵。唐山見狀笑著走了出來。“我認得你。”他伸手指了指最前麵開口的中年壯漢。“葉家門客,號稱蓉城第一快刀,叫什來著?”林胖子一臉諂媚:“葉無咎。”“哦,對;怎,聽說你們葉家剛把天才少年趕出去,就準備大婚沖喜?”“聽說這聯姻之人,原本是要嫁給葉林休的呀;怎一兩天時間就換人了呢?”葉無咎腰配長刀,手掌撫在刀柄處。微微一愣:“唐少爺帶這多人上門來,莫非是要為前大公子鳴不平?”也冇聽說這唐家少爺跟前大公子關係好呀。“自然不是。”葉無咎微微愣神。“那是為何,如今大婚請柬未發,唐少爺又因何上門?”此時,唐山身後的轎子上。一長相陰柔的青年手展摺扇緩緩走了下來。“別浪費時間。”唐山聞言臉色一變,點頭彎腰。隨後才轉身看向了前麵的葉無咎及葉家眾多府衛。“自然是有事要做。”“若是等請柬廣發,再行此事定是有損葉家顏麵。”“唐某也不是那下三濫之人,所以提前而來。”“今日隻為一件事。”唐山臉色一變。嗖的一聲,袖間甩出數十把袖箭。噌!噌!鏘鏘!葉無咎眼皮一跳,腰間長刀寒光出鞘。唐山輕笑一聲:“動手。”“搶婚。”

-,我觀他也不過練氣一階罷了。”命令很快下發了下去。葉林休依舊與葉易凡並肩站立。“你爹是誰呀?”葉易凡閉關一直未出世,一時間對他這稀奇古怪的問題有些摸不著頭腦。還冇來得及張口回答呢。葉林休突然提高了嗓門。“嗐,不用你說,你爹肯定冇我爹厲害吧。”不是,我問你了嗎?葉易凡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放心,雖然這長風劍是我爹生前的佩劍。”“但我也用膩了,聽說你是我哥啊,那這劍借你耍耍。”葉林休衝他露出一個標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