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挺會耍花樣的。”葉林休說完後,身影快了起來,笑容消失不見,冷意取而代之。……葉家大門外。“站住!”“這是葉家,不得擅闖!”大門口,不少下人忙活著,儼然一副張燈結綵的模樣。看到烏泱泱一大片人朝著這邊走來。葉家府衛迅速迎了上去,攔在唐山眾人前麵。唐山見狀笑著走了出來。“我認得你。”他伸手指了指最前麵開口的中年壯漢。“葉家門客,號稱蓉城第一快刀,叫什來著?”林胖子一臉諂媚:“葉無咎。”“哦,對;怎,聽說...-

“啊?”張軒聞言愣了一下:“休哥你在說什呀?”“我們蓉城都冇有幾個練氣九階,以前的葉家就是因為有葉家主跟你兩名練氣九階才能穩坐蓉城第一勢力呀。”“這短的時間,他們從哪弄出一個練氣九階來。”對於這一點,張軒還是持懷疑態度。葉林休搖了搖頭:“就像我不也憑空冒出了一個哥哥嗎。”“猴子你接著在這看戲,我去周圍看看。”他轉身對張軒說完,正準備轉身離開。林胖子竟是從人群中擠了過來,站在了張軒身邊。“猴子,你怎一個人來了,葉林休那廢物呢?”張軒目露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叛徒。”“叛徒?,我是看在我們以前的情分上這纔來提醒你一句。”“先不說葉林休那個廢人,哪怕是如今的葉家,在唐少麵前也是自身難保。”“看到那位了嗎?你知不知道那位是誰?那位可是唐門弟子!”“滾,我不想跟叛徒說話。”......葉林休冇有再接著聽下去,轉身走到了後院的柴房處。前院那大的事,後院倒是安靜了下來。駕輕就熟的走到了柴房,他取出了那銀白色的精緻禮盒。這已經有了三名練氣九階,還有那陰柔男子不知道具體什境界。“將用來泡澡的熾玄心果直接吞了,體內如今都還有三分之二能量無法吸收煉化。”“險些把自己都燒成灰燼了;好在也是因禍得福,反而將肉身鍛鍊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修為雖然還在練氣一階,但是肉身足以抗衡練氣九階了。”“再搭配上這天階法寶的話,將蕭苗從這帶出去也不是冇有可能。”坐在柴垛上,他端詳著盒子的三件法寶,嘴麵呢喃自語。柴房外麵,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匆忙的人聲。“快,這邊。”“快快快,唐山好像往東邊去了,不能讓他誤打誤撞耽誤了時辰!”“家主說了,長老們現在被唐家纏住了脫不開身。”“就是拿命也得把唐山引到別的方向,不能打擾大少爺跟大少夫人的婚禮儀式。”嗯?趴在門上聽著腳步聲逐漸遠去,數十道氣息離開院子。葉林休從柴房走了出來:“大少爺?”腳尖點在地麵,迅速跟上了那幫尋找唐山的府衛。柴房的柴垛上,一個打開的銀白色禮盒扔在上麵,上麵寫著:天階法寶-擂鼓甕金錘......雖然不知道前院發生了什,不過唐山這傢夥竟然也跑到後院來了。難不成前院交給那陰柔男子了?“這幫蠢貨到底在搞什!嘴上一個個甘願赴死,真乾事一個比一個摸魚。”“到底能不能找到唐山了!”葉林休看著腳下那幫兜圈圈的府衛,心中忍不住有些惱怒。他們嘴還一個個喊著去那邊找找,這邊冇有,再去那邊快快。腳下步子卻是跟凡人國度那八十歲老太一樣。要不是現在自己修為太低,感知範圍實在有限,何必看著這幫人擱這演。“對了,東邊!”葉林休腦子靈光忽地閃過,飛簷走壁迅速往東邊趕去。砰!轟!正當他迅速趕去的時候,兩百米外,一棟房屋突然炸裂開來。一道藍色的人影倒飛而出,在空中幾個空翻,一腳踹在牆上才穩住身形。地麵,淩厲的劍氣鋒芒畢露,入地六分,自屋內劃出深深的溝壑。一道身穿紅衣的挺拔身影自內踱步走出。葉林休雙眼微眯,一眼鎖定了那人手中一把通體銀白,鋒芒畢露的長劍。是葉家的天階法寶,也是蓉城唯一一件天階法寶,長風劍。就在前不久,那還一直是自己的佩劍!“,葉家好手段。”唐山從倒塌的廢墟下緩緩走出,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是吧,葉家主。”唐山看向身後冷笑一聲,葉流星帶著葉家長老弟子迅速趕了過來。唐家弟子與長老也紛紛回到了唐山身邊。葉流星冇有回答他,而是迅速走到了那紅衣青年麵前。“易凡,怎樣?”紅衣青年聲音很冷,惜字如金。“順利拜堂。”“好,好好!洞房了嗎?”葉流星語出驚人。那人似乎也並不意外,隻是回頭看向屋內:“她不願,我不強迫。”“你啊你啊!一根筋的蠢貨!”葉流星聞言有些氣惱。唐山看著那兩人,嘲諷了一句:“,你們葉家還真是有夠肮臟。”“找死。”紅衣男子眼中殺意流轉冇有絲毫掩飾。唐山愣了愣:“不是,哥們你誰啊你,就殺我;你就是葉林休的替代品罷了。”“葉易凡。”葉易凡說完後,長風劍發出一陣劍鳴,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柄出鞘利劍,肅殺清冷,劍意沖霄。“葉流星還得是你啊,我說你們葉家怎會這容易放棄葉林休。”“原來你們還藏著一個在暗中呢;虧葉林休那傻子還替你們葉家賣命那多年。”“最後卻成了喪家之犬,嘖嘖。”屋頂上,葉林休愣了愣:不是...“葉易凡是誰?”葉林休口中呢喃著。“冇想到竟然是他。”張軒悄然出現在他身邊,開口說道。“猴子,你知道?”“葉易凡是葉流星的親兒子,聽說五歲的時候遭遇刺殺死了,冇想到是被他藏起來了。”葉林休若有所思。“休哥,情況怎樣?”“拜堂了,成我嫂子了。”“那我們還?”猴子聞言愣了一下。葉林休收起了笑容,眼中浮現出一抹殺意:“帶走她。”“我來的早,看到唐山打斷了他們,其實還冇有拜天地,也冇有洞房。”看著葉林休清冷的模樣,張軒隻感覺熱血上湧:“刺激!那就乾!”葉林休拉住了他:“不急,他們雙方已經劍拔弩張了。”“易凡,你閉關苦練多年,今日便拿這傢夥試試劍吧。”葉流星開口說著。葉易凡點了點頭。“聽說,你要搶婚?”“你知不知道她是誰?你也配娶她?我觀你已有取死之道。”唐山冷哼一聲。那間,院子氣浪翻飛,兩股練氣九階的力量瞬間對碰爆炸。劍氣激盪橫掃四方,暗器如雨密密麻麻。葉易凡手握天階法寶,手中劍招淩厲萬分。唐山身影如鬼魅不斷的將距離拉扯開來。“你比葉林休,差遠了。”手上散發著玄玉光,他竟是一掌拍碎了眼前劍氣。出言對葉易凡嘲諷。“不是,唐少爺你就這喜歡我啊?”聽到聲音,唐山隻感覺背後一陣發涼,一陣勁風吹涼了他的後腦勺......

-冇見過你!”蕭苗開口堅定的說著。葉林休都忍不住有些懷疑自己了,他甚至能夠看到紅蓋頭下蕭苗說這些話時發自內心的笑容。這……是什情況?“蕭苗,你看看我啊,這些事都是我跟你一起經曆的;是我葉林休啊。”“我看不見。”“你說什?!”葉林休聞言,迅速跑到了前麵。一把掀開了蕭苗的紅蓋頭。“你眼睛怎了?”蕭苗隻是淡定的笑了笑。這一笑,傾城。“你看,我說了我不認識你;我這眼睛自小就看不見,你不也不知道不是嗎?”聽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