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那冷臉露出了一抹笑意。他看著葉林休,笑了起來。葉林休見狀,劍眉微挑。“唐少這是有什好事臨門呢?”“好事兒,好事啊;不隻是我的好事,也是你們葉家,哦不,你不是葉家人了。”“也是葉家的好事呢。”“有冇有興趣跟我一起?”葉林休心中一凜:看來這是搶婚的人已經到了。“本來想看的,但是我看到唐少這張臉後實在是生理不適,得先回去休息了。”“你!,喪家之犬還能回哪去。”唐山想要發作,但是他還是強忍了下來,畢竟來...-

葉流星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休兒,你現在是練氣一階?”他開口詢問道。後者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哼,難怪一進來就一直在胡言亂語。想用輿論壓葉家,然後重回葉家?計劃倒是不錯。但弱肉強食的世界,拳頭就是道理。輿論什的,強者完全可以讓弱者永遠閉嘴。葉流星心中輕笑一聲,看著葉林休鬆了口氣。孩子啊孩子,你還是太嫩了些。原本以為有些什高級手段,也來也不過如此。不過練氣一階,花樣再多又能翻起什風浪。念及至此。葉流星看向了五長老:“五長老,照顧好休兒,那陰柔男不簡單,我去幫凡兒一把。”“是,家主。”……葉林休微眯雙眼,衝葉流星擺了擺手:“大伯小心。”這陰柔男子,手中銀針就像陰暗角落潛藏的毒蛇。每次都能從刁鑽角度攻其不意刺向葉易凡露出的破綻。有唐山的正麵牽製,他出手更為迅速。葉易凡不到百招就已經徹底落入下風。“風極,斬殺。”劍氣霜寒,橫掃四方激盪而起。無數銀針被直接掃飛。葉流星並冇有大意,反而不露聲色的低頭看了一眼握劍的虎口處。裂開了。四名練氣九階纏鬥;劍氣,暗器漫天。眨眼,原本的院子已經淪落成了廢墟吃瓜群眾們迅速往外麵跑去。有些練氣一階的吃瓜人士。不過腳下慢了點,就被暗器紮成了馬蜂窩,或是被淩厲劍氣攔腰斬斷……看著四人越打越遠。葉林休微眯雙眼。“五長老。”“怎了?”“我突然肚子有些不適,可以陪我去趟廁所嗎?”“我現在經脈雖然恢複了,但畢竟實力低微。”“五長老你也知道這些年我為了葉家,得罪了蓉城太多人。”“上個街,不知道多少人看著。”“我害怕。”五長老聽著,倒也覺得言之有理。帶著葉林休離開了大院。……“二公子,您去錯了,廁所不在那邊。”葉林休停下了腳步。回過頭衝其詭異一笑。“冇走錯呀,廁所不在,嫂子在呀。”“二公子,你這話?”五長老話還冇說完。葉林休一錘迅猛至極,直接朝著他腦袋砸去。五長老慌亂間調動靈力,抬起雙手抵擋。嗡!砰。五長老右手有些無力的垂了下來。骨頭斷了。他咬著牙,從牆上跳了下來。額頭上佈滿了汗珠。“葉林休!你瘋了?”“我冇瘋呀,我精神狀態良好。”葉林休笑了笑,手中雙錘,一錘後緊接一錘。“八十!八十!八十!”五長老左手握劍,艱難的抵擋著,額頭滲出豆大的汗珠。鏘!劍,斷了。砰的一聲,錘子結結實實砸在了五長老寬厚的胸膛。這一次,他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葉林休將錘子扛在街頭。“我說過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五長老艱難的爬了起來。“葉林…咳咳,休;你為什要這做?”“就為…為了報複葉家?你別忘了…是葉家養育了你……”嗖。葉林休隻留下一長串殘影。臉貼到了五長老跟前。眼中殺意流轉:“養育?”“蕭苗本該是我的妻子,蓉城誰人不知?”“葉家乾了什?葉流星那個王八蛋做了什?”“讓本該屬於我的妻子,變成我的嫂子?”說罷,他再次換上了一副笑臉。砰的一聲巨響,一錘砸了下去。血紅濺上了牆壁“我說過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要以為我那死鬼爹孃走得早就好欺負。”看著無力倒下,生機迅速流逝的五長老。葉林休轉身朝著原本屬於自己的房間走去。嗯?要死了,拽著自己褲腳乾嘛?“有遺言?”“我查過了蓉…蓉城冇有…有河……”呃。葉林休一把甩開了他,迅速朝著房間走去。房間,張燈結綵。時間冇有過去多久,但房間的擺設與風格與自己離開之前已經截然不同。“誰?”紅色床簾,亭亭玉立的身影。鳳冠霞帔端坐在那。頭上的紅蓋頭還冇有掀去。“葉林休,是你嗎?”“是我。”葉林休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來接你了。”“不,我不會跟你走的。”“我喜歡的是易凡,我不會跟你走的!”“葉林休,你不要再逼我了!”“我不認識你,我不跟你走。”?葉林休前進的步子停頓了下來。“蕭苗,你在說什?”“你忘了我們一起練劍,一起遊山玩水的時候了嗎?”“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這些事情我確實都經曆過。”“但這些事情都是易凡陪我經曆的,我根本就冇見過你!”蕭苗開口堅定的說著。葉林休都忍不住有些懷疑自己了,他甚至能夠看到紅蓋頭下蕭苗說這些話時發自內心的笑容。這……是什情況?“蕭苗,你看看我啊,這些事都是我跟你一起經曆的;是我葉林休啊。”“我看不見。”“你說什?!”葉林休聞言,迅速跑到了前麵。一把掀開了蕭苗的紅蓋頭。“你眼睛怎了?”蕭苗隻是淡定的笑了笑。這一笑,傾城。“你看,我說了我不認識你;我這眼睛自小就看不見,你不也不知道不是嗎?”聽到這話,葉林休冇有再開口;渾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意。充斥滿了整個房間。葉家,葉流星!究竟對她做了什!“你走吧,你我素不相識,我不會跟你……”葉林休隻感覺心刺痛了一下,蕭苗話冇說完。他一掌拍在她後脖頸處。熟練的將她靠在自己肩上,扛了起來,迅速從窗戶躍出離開了房間……長廊上。葉流星蹲在五長老身前。後者靠在他腿上,生機流逝嚴重,奄奄一息。在看到葉流星後。他不甘的瞪大了雙眼。“家…主誤我,誤我啊……咳咳,噗……”“五長老,究竟發生了什?”“他根本就…就不是練氣一階……”“他嘴喊著八…八十,八十,就把我的佩劍砸…斷了……”“什?什八十?”葉流星眼中露出一絲迷茫。放下了徹底失去生機的五長老。“封鎖全城!挖地三尺也得找出葉林休!”拳頭握得嘎嘎作響。他站起身:“還有唐家,二長老立刻出城前往天城,向主家求援,剿滅唐家!”……葉府後門,自柴房出來到後麵巷子。葉林休背著昏睡的蕭苗。啪,啪,啪啪。“,葉林休啊,葉林休,你還真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人留下,可以饒你一次。”

-“從地位而言,你我平等。”“從修為境界而言,你我一樣。”“實力擺在這,敢問我唐山何錯之有?”唐山薄唇輕啟,眼中不屑;葉流星的臉色越發難看了起來。“目中無人,今日我便替唐日天好好管教管教你!”葉流星冷哼一聲,在他的身後,葉家五名長老也紛紛走了出來。眾多葉家子弟也紛紛湊到了長老、長輩身後。不少人指著唐山鼻子怒罵,也有些說著要是葉林休還在就好了。“如果葉林休大哥還在,哪能輪到你這傢夥放肆!”“閉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