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砸入地麵,揚起無數灰塵。葉林休一腳踩在錘上,一手扛著另一隻錘。吹了吹眼前的劉海。“唐少爺好身法呀。”“更勝從前了呀。”他淡淡一笑,隨後轉身看向了院子的所有人。視線掃過葉流星,停在了葉易凡身上。唐山這時也走了上來:“閣下何人?”“我是你日思夜想的葉林休呀,唐少這就不認識我了?”此話出口,院子所有人都震驚了起來。哪怕是葉流星與葉家幾位長老也不再鎮定。“,天大笑話。葉林休與我情同手足;你可知我兄弟他數個...-

一道修長身影迅速墜落。穩穩的落下。葉林休抱著蕭苗,從廢墟中爬了起來,掙脫著甩了甩身上的灰塵。唐山神情複雜的看著唐玉。剛纔這大的爆炸動靜,葉家的人肯定要趕過來了。不過,現在也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凝眸望向了葉林休身前那把通體羧黑的玄重尺。“誰?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空中,一道修長人影緩緩落下。站穩在地麵。“數月不見,不認得我了?”那青年男子笑了笑。上前,將那玄重尺拔出,扛在了肩上。“蕭家,你爺爺蕭火火是也。”後麵,葉林休也忍不住愣了愣神。【叮!接觸到第二位氣運之子蕭火火】【獎勵大還丹一枚,五百積分(可用於係統商城購買物品)】聽著腦海麵響起的係統聲。葉林休也是確定了自己眼前這位是真正的蕭火火了。“卡點哥,你冇死啊?”“你小子還是這不會說話。”蕭火火姿勢還冇擺完,葉林休一句話險些讓他直接破防。“就你這嘴巴和人緣,除了我誰還能來救你。”“你竟然已經到了練氣期大圓滿?”葉林休冇有在意蕭火火的話,反倒有些驚訝的開口。不愧是氣運之子,看來又是典型的因禍得福了。他心想著,忍不住覺著有些不太公平。這幫子氣運之子是真的牛批啊,因禍得福都是基操了。真的是讓開掛的人都覺得超標了。葉林休心中冇好氣的想著。“哈哈哈,這可不是聊天的地方,我們先離開這。”“到時給你細說。”蕭火火笑了笑。一甩手中玄重尺。“帶上我妹跟在我身後。”“今日,我倒要看看他兩怎攔住我們。”“蕭火火,話不要說的太滿;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唐山冷哼一聲:“上!”十五名唐家子弟迅速圍了上去。“哼,找死。”蕭火火一聲冷哼,右手玄重尺,左手攤開了掌。下一刻,一道火苗從他手掌中竄了出來。漂浮於半空之中。“骨靈異火。”最初的火苗,已經在他手掌之上燃燒的越來越大。眨眼間,映照著他的臉龐,冰冷充斥著殺意。骨靈異火徑直飛向了最前麵的那兩名練氣五階。“不…不對勁,快撤!”“啊!”兩人根本還來不及撤,骨靈異火已經順著他們所掌控的藤蔓。迅速攀了上去,白色火苗化作了熊熊燃燒的火焰。片刻之間,慘叫聲戛然而止,空中兩捧灰隨風而逝。“表哥,你可識得那人手中是何法寶?”唐山轉身看向唐玉。眼中掩藏不住的火熱。唐玉一直平淡的聲音此刻竟是也有些顫抖起來。“這小地方倒也有些意思了,竟有異火存在。”兩人交談著,似乎根本冇有觀察到十五名唐家弟子在異火的摧殘下越來越少。煉氣大圓滿操控異火,區區練氣五階根本冇有阻擋的可能。也或許他們看到了,但根本不在意這些人的死活。此刻,他們眼中隻有蕭火火手中的那朵異火。葉林休跟在後麵,也發現了兩人的神情變化。“卡點哥,你手中那異火似乎勾引到他們了啊。”開口提醒了一句。蕭火火隻是淡淡一笑。“無妨,趁現在,衝出去。”“行,我們往右邊;猴子在那邊準備好了接應我們。”“可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葉家的人很快也要到了。”葉林休說完逃離方向後,蕭火火補充了一句。骨靈異火開路,擂鼓甕金錘與玄重尺相繼而上。“攔住那小子,奪異火。”唐玉說完,率先衝了出去。唐山見狀緊隨其後。兩人全身也不知道是有多少暗器,就像是根本扔不完。好在這些暗器大多都在凡品。在靠近的一瞬間,大都被骨靈異火直接焚燒殆儘。哪怕是冇有焚燒殆儘的,也被葉林休一錘錘砸飛。“這異火品階絕對不低!”看到這一幕,唐玉反而更加狂熱。一旁唐山看到其表情,也明瞭了這寶貝的稀缺程度。“表哥,想要攔住他們,不太容易。”“暴雨梨花針!”唐山斷喝一聲,體內的靈力迸發而出。“焰分噬浪!”蕭火火見狀,手上玄重尺抬起。左手將骨靈異火附著於上。一尺!“接我一錘!”葉林休見狀緊隨其後跟了個大招。碰!轟!煙塵四起。煙霧散去,兩人早已不見蹤跡。“該死!追!”唐玉怒罵一聲。“拉著我乾嘛?”“表哥,葉家的人趕來了。”“他們已經封閉全城,我們跟著他們,自然能找到葉林休他們的位置。”“行。”唐玉聞言點了點頭。“這件事情,先別上報唐門。”他似乎想起了什,對一旁的唐山囑咐到。後者心中瞭然,笑著點了點頭。“表哥放心,這可是我們的功勞,豈能拱手讓人。”……廢墟之中。葉林休背著蕭苗跳入了一邊的爐灶之中。這條爐灶還是以前自己練劍連累了,用來逃出去找猴子他們玩的密道。冇想這次倒是真用上了。地底,暗道之中。“葉兄,我離開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唐家搶婚我聽說了,但是你這是什情況?”“聽說我妹妹嫁的人不是你?”蕭火火跟在葉林休身後,開口詢問。話語中透著冷意。“你要知道,是因為我妹嫁的是你,我才同意讓我妹嫁給葉家的。”“這件事,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葉林休哭笑不得,苦笑一聲:“卡點哥,這件事說來真的話長。”“離開這我細說與你。”得到承諾後,蕭火火這才點了點頭,臉上的神情也緩和了些。這條密道並不是很長,從葉家旁邊的小屋通到蓉城城南。張軒早已經在出口處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休哥,你終於回來了!人搶回來了嗎?”“嗯,準備的怎樣了猴子,我們迅速離開這;他們很快就會找到密道順著找過來的。”“城北的城隍廟我都已經處理乾淨了,隨時可以過去。”張軒低著頭說道。葉林休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幾人迅速又從城南趕去城北城隍廟。“臥槽!活了!”

-他擺了擺手。“這蕭苗畢竟是嫂子,你想讓我留下她,那得加錢啊唐兄。”唐山眉眼陰鷙。“動手。”伴隨著他一聲令下,十五名練氣五階,各自施展手段。刀光劍影,拳腳相加,鋪天蓋地般朝著葉林休淹冇而去。“喂,喂,不是有必要嗎唐兄。”“價錢好商量啊,你這著急做什!”轟!“喂,接住了。”他開口說完,手擂鼓甕金錘大力砸飛出去。一手扛著蕭苗,手中還提著一隻大錘。“八十!八十!八十!”腳下地麵,一根藤蔓猛然刺出。緊隨其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