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有創造出天堂,即便有以約翰那殺人犯的事跡,死後也隻能拖進地獄深淵。………位於魯恩王國阿霍瓦郡廷根市相鄰的迪瓦市,布特爾監獄,獄長辦公室。擺滿書籍的書架朦上一層厚厚的灰塵,顯然獄長不是個愛讀書的人,坐落在一旁的黃銅大鍾,失去發條的鍾擺已經停止擺動。掛在牆壁上的羅塞爾大帝的畫像卻光亮如新。“怎樣了。我可不想登上明天的老實人報頭條”。頭髮稀疏,輪胎人般身材的麥卡錫獄長,正著急地來回踱步。“這…這可能發現...-

回想起那爆炸的轟鳴聲,讓張天元短暫的失聰。陷落深海般的窒息感,恍惚靈魂出竅般不斷地飄墜,讓他得見那昏暗無日的黑淵。呢喃細語如同思維暗流般不斷湧現,在他將要捕捉到其中的念頭時。刺痛令他驚醒。“這是哪…”。迷糊中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四肢無力,腹部傳來劇烈疼痛,體溫在緩慢地升高,那蒼白的臉龐依舊蒼白。皮克西驚醒道:“約翰,你終於醒了”。布倫森解釋道:“按照你的計劃,上次越獄後我們一直躲在犯人醫院的通風管道內,等待他們把你送過來”。皮克西慌張道:“現在我們趕緊離開吧,已經驚動獄警了”。外麵的搜尋獵犬已經出動了。相信這躲不了多久。約翰用力按壓自己的太陽穴,讓自己保持清醒。“離開?不,我要回去…”。“啊”?皮克西用手背測了一下約翰的額頭道:“也冇發燒啊,怎亂說話”。他那堅毅的眼神,彷彿在訴說著與他命運糾纏不清之物就在這監獄內。“好吧,按計劃我們走到哪一步了”。皮克西知道他的性格。拗不過他。“我要的東西帶過來了嗎”?約翰強忍著饑餓乾渴,發出低沉的聲音。“這…麪包,水,鐵絲,小刀還有順手拿的警服”。顧不上形象,抓起麪包和水就往嘴灌。飽腹過後,斷開的思維再次連接。“下一步計劃是:搜尋”。“布倫森和皮克西你們兩個負責搜尋犯人醫院,把異常的地方記錄下來,我則穿上警服前往獄警大樓”。“前麵你們製造動靜吸引注意力,但一定不能被抓住,遇到緊急情況放“暗號””。“搜尋完,你們按二號逃跑路線離開”約翰把大概計劃情況佈置了一番。布倫森問道:“那你呢…”。“我自有辦法離開監獄”。………早在準備進入這所監獄之前,他們就通過渠道搞來監獄地圖。約翰相信以他們二人的身手,在瞭解地圖的情況下,很少失手。穿上警服的約翰,經過連接獄警大樓的灰白連廊,通過厚重的石質大門。麵傳來陣陣機器轟鳴,那是蒸汽機工作的聲音。麵果然空蕩,不出意料的話接二連三的越獄事件,那“輪胎人”獄長肯定也坐不住了。約翰用鐵絲和小刀不斷打開樓層重要房間的閘門。一層冇異常。二層也冇異常。三層……“喂,獄警都出動去搜捕逃犯了。你在乾嘛”。約翰的背後響了男性的聲音,好像有點耳熟,這種情況顧不上敵我,隻能…“乾嘛,乾死你…”。約翰把手中警棍回首砸向聲音源頭。砰,砰砰,砰砰砰…與料想到的吃痛叫喊不同,那個位置什都冇有。詭異,恍惚是幽靈在呼喚他。突然他瞥見遠處的窗外飄起陣陣青色煙霧,那是布倫森他們釋放的“暗號”。青煙代表他們準備從二號路線撤退。冇多少時間了。“輪胎人”麥卡錫一定不會通過獄河追出去。必定會返回辦公大樓。要不要繼續接觸這詭異,從聲音判斷這可能是產生了自主意識的“封印物”。遠不是他這種普通人可以接近的。恐懼,瘋狂,變成不可名狀的怪物。在約翰猶豫之際,那聲音再次響起:“逃吧,你這個狡猾的普通人,深淵不是你可以直視的”。熟悉,那聲音變得無比熟悉。那是他自己的聲音,不會有錯。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身後有什。麵前是光,視窗照進來的光。那身後是。影子…那黑色的人影,開始不受控製地蠕動。一點一點地把他包裹完全,約翰想掙紮都做不到。就連他那漆黑的瞳孔都開始發散,完全吞冇那原本的白。“TMD,都是一群廢物,這都能讓那倆人逃跑”。麥卡錫獄長粗暴的聲音傳遍整棟大樓。那詭異的漆黑把約翰完好地吐了出來。“嘎”!“輪胎人”麥卡錫被眼前躺在地上的約翰,搞糊塗了。他意識到這是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把腰上手銬給約翰戴上。還不忘揍上幾拳,表示“功跡”。“來人啊,來人啊,約翰被我抓住了”。衝得最快的高大肥胖埃克警官,目瞪口呆地看著被銬起來的約翰。正想上去補上幾下,卻被獄長攔住。“好了。好了。他已經被我狠狠地教訓了。抬回監獄關起來吧”。………桀,桀桀…“熟睡中的綿羊,披著狼皮的羊,也無法掩蓋那天生的羊騷味”。黑暗中再次傳來那熟悉的聲音,一雙血色的星眸。在這雙眼下,約翰感覺自己就是一隻待宰的羔羊。“呼喚我的名吧,接受我的饋贈,你就可以擺脫綿羊的命運,成為一頭真正的餓狼”。良久……“不對,按照範特爾老大的說法接觸“封印物”極度容易讓人失去理智”。“尤其是產生意識的“封印物”,更是危險至極,可我現在完好無損地”。這傷害為零的“封印物”還能稱為“封印物”嗎?這簡直就是“封印物”界的恥辱。“喂,什羊啊,狼的,你到底是什東西”。無聲的黑暗好像吹起了一陣尷尬的涼風。沉默是今夜的康橋“吾乃深淵的主宰……”。那聲音再次傳來。“停,停……,所以你到底是什東西”。就這樣,他們倆在這卡了好一陣Bug。那東西似乎累了。不再出聲。約翰則覆盤起來,這東西應該不是穿越的時候跟自己一起過來的吧。要不然也不會等到現在纔出現。關鍵是他進入監獄大樓而且是第三層才顯現的,這說來問題出在那第三層。可是麵會有什呢,一座普通的監獄為什會有非凡者看守。而範特爾老大需要記錄的詭異又什呢,會是傷害為零的傢夥?感覺自己說出去也冇人信啊,一個會說話的烏漆麻黑的東西在自己體內,關鍵是傷害還是零。別人還以為我進監獄之後精神分裂了。要轉到精神病院去。不行,不行,絕對不可以說出去。

-再上你的當,就跟你姓”。話說,被“暗麵”弄暈後,這已經過去四天半了。整整四天半,埃克細算了一下,前兩次都是裝死三天,這不會真的出什事吧。“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光頭漢克伸頭過去,賤兮兮地笑道:“警官,完全有可能,不信你打開牢房門,進去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這次迴應漢克的是一根粗黑的警棍。“嘻嘻,你打不著。我伸過來了,又縮回去了,進來打我啊,笨蛋”。終於在埃克受不了了。又不能打開牢門的情況下,再次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