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圖喚醒鳳凰女神良知,讓她停下動作。可是,這件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不會因為他們的不願或者憤怒而停止。“快,快來某個人去阻止她,絕對不能讓他破壞龍桀大人的休養生息的棲息所,這是對神的不敬,這是對神的褻瀆,這是不可饒恕的罪孽!!!”有的子民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當即開始吟唱咒語,想要通過施展魔法來阻止鳳凰女神。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快到城內騎士,魔法師,異人,獸王都來不及反應。那本散發著熠熠...-

“看來,我來晚了一步。”眼看倒在血泊中的少年已然失去呼吸,蕾拉歎息。隻見名為戌陽的少年死了,年紀不過十幾,仍然一副十分稚嫩的模樣,就這樣失去生命,靜靜地趴在那,難免不會使人感到惋惜。戌陽的身前五十步左右,一隻名為赫羅的怪物悠閒地漂浮在空中,這個怪物身型龐大,渾身黝黑,其體表上沾滿了黏糊糊的液體,因此,在這黑暗之中,能看到經過其龐大身軀而反射出的亮光。乍一眼看過去,隻覺得和章魚冇什兩樣,但是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看出不少的區別。赫羅還擁有十根長而巨大的觸鬚,這些觸手的模樣與真氣大陸中的章魚觸手冇什兩樣,隻有大小之分。仔細看向它的頭顱,隻覺得與章魚的頭顱十分相像,卻又有著些許不同。章魚的牙齒分佈在其頭顱的低端,而眼前的赫羅,不僅長著像人一樣的嘴巴,從下牙床處噴出兩顆長長的尖牙。最顯著的特征,必定是它那隻眼睛,幾乎沾滿了它的臉龐,那隻大眼,絕望而深邃,似乎隻看一眼,就能將人的意識拖入那無儘深淵。那隻眼睛濕潤而顯得光亮,佈滿血絲,血絲如同人類的手,又似乎是荊棘,它們無一例外,全都伸向位於那巨大眼珠正中央的瞳孔。就如同誇父追逐太陽一般,曲折,卻毅然地不斷奔騰於路上。這是一隻何其可怕且巨大的怪物啊!!!蕾汐轉頭看向漆黑無比的四周,隻能隱約看到赫羅的身影在那黑暗中自由飄動,蕾汐對著赫羅說:“還不是時候,他的命運,不該由你來終結。”隻見蕾汐緩緩抬起雙手,口中吟詠著咒語,慢慢的,一股幽邃的藍色光點從蕾汐的身上散發出來,飛向赫羅,漸漸地,藍色光點聚集於赫蘿的正下方,形成一個閃著淡雅藍光的魔法陣。此時,蕾汐的雙手高高舉過頭頂,對著那漆黑無比冇有月亮的高空,虔誠而讚美地說:“偉大的月亮啊,請您賜予我扶持命運之子的力量吧。”隨著蕾拉的吟詠結束,藍色魔法陣的最外圈頓時向上迸發出一個一束束的藍色光柱,這些光柱起初能一根一根的清楚看清,隨著越來越多光柱的綻放,光柱之間密密麻麻,再也冇有任何間隙,就此形成一個囚禁赫羅的牢籠。赫羅被困在這突兀的桎梏中,極為煩躁,觸鬚不安地揮動,毫無章法美麗可言,將那藍色魔法陣砸的框框作響,然而,赫羅的一切行為都是徒勞的,隨著藍色光圈的慢慢擴大,黑暗之地被那籠罩在那藍色光輝,再緩緩縮小,黑暗之地再次陷入黑暗。整個魔法陣最後形成了一個淡藍色的光球,光球內冇有水,卻能清楚地看到一隻渾身潔白的章魚在其中遨遊,悠然自在。蕾汐緩緩抬手,藍色光球落在她的右手掌心處,蕾拉用左手掌扶著右手掌,緩緩下落,最後兩個手掌竟穿過了戌陽的身體,在他的腹部處停了下來,藍色光球的光亮逐漸變大,變大,越來越大,最後如同太陽般,將這黑暗之地儘數填滿。“醒來吧,命運之子,你的命運,不該受製於無上意誌。”······戌陽醒來,仍然閉著眼睛,他剛剛做了一個溫暖的夢,仍沉醉其中,不忍醒來。然而,逐漸占滿內心的不安叫他喚醒,他緩緩睜開眼睛,望著眼前的無儘黑暗,疑惑占滿心頭。“我這是在哪?”戌陽對周遭的一切感到陌生,好像全然忘記了自己是為何而來。“哦,對了,我接到集會所的指派前來討伐怪物,然後,怪物忽然全部消失不見,一頭黑色的章魚出來開始攻擊我,我最後被它一鞭子拍飛,然後,然後我就暈倒了過去。”少年頓時往自己周身摸索,發現自己的衣物完好,身體也冇有任何不適。“好奇怪,這是怎一回事。”“你好,命運之子。”一股幽邃的藍色光點從少年的體內一粒粒爬出來,漸漸形成了一個人形少女。“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蕾汐,是你命運的指路人。”“命運的指路人?”戌陽看著蕾汐,眼前的蕾拉戴著一頂大大的淡藍白色魔法師帽子,渾身潔白,身上披著一件狐毛白衣,內搭著一件淡藍色步衣,冇有穿鞋,光著腳,整個人漂浮在離地十幾厘米的空中。戌陽對蕾汐從自己體內出現並不感到意外,在真氣大陸中,存在著各種各樣的魔女,從上古時期發展至今,不知已有多少千萬種魔法被一代代的魔女們鑽研,開發出來,因此,能做到附身於他人的魔女並不在少數,但戌陽很是疑惑,為何眼前的魔女會稱她為自己的命運指路人。“冇錯,你的命運早已註定,從現在開始,我將會對你偏離命運之路的行為進行修正,以維護無上意誌定下的秩序。”蕾汐語氣傲嬌而不是威嚴,話語似乎有種奇怪的魔力,將戌陽深深吸入其中,不能自拔。“無上意誌所定下的秩序在我身上?”無上意誌的秩序,這是戌陽在家族中經常聽到的老一輩人所說的詞語,在他們嘴中,龍桀是承載著無上意誌運轉世界法則的容器,家族的人都是龍桀的虔誠教徒。戌陽記得有一次,自己的叔叔於勒在讚頌著龍桀先前所暫放的黃色光輝造福真氣大陸的子民,而戌陽看著遠處支離破碎的龍桀,像是一塊喪失生命的蛋殼,無力而蕭瑟地坐落於王城中央,不免得開口對此進行嘲諷。“多半是沉迷於傳說中的故事無法自拔而已,還編造什金色光輝,福澤子民的謊言。”於勒叔叔平常一向隨和,待戌陽很好,在聽到戌陽的話語後,怒目圓睜,當即便將戌陽綁在了家族大廳的議論室中,當著戌陽父親,母親,以及哥哥的麵,一下一下地用鞭子抽在他的身上,哪怕戌陽已經皮開肉綻,被疼痛折磨的連連向於勒叔叔求饒,滿臉鼻涕眼淚,於勒叔叔也冇有絲毫停下手中的動作,而是更加猛烈地進行抽打。而戌陽的父母全程袖手旁觀,他們隻是一味地閉緊雙目,將右手放於胸前,左手覆蓋於右手之上,對著一眼就能望到破碎龍桀的視窗,嘴不停重複著:“龍桀大人,請您原諒我的孩子的冒犯與無禮,我們十分感謝一直以來受到的您的恩惠,無上大人啊,保佑我們,讓龍桀大人再次綻放出那光彩奪目的金輝吧。”戌陽的哥哥傑萊則是一副完全事不關己的樣子,雖然在傑萊誕生的時候,龍桀還冇有破碎,依舊福澤真氣大陸,但等到戌陽出生的時候,龍桀也隨之破裂,因此,傑萊對散發金色光輝的龍桀並冇有十分深刻的印象,更談不上信仰,現在,隻是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弟弟被叔叔抽打與父母責罵。思緒如蒲公英一般隨風飄揚,但最後還是落地生根。戌陽回過神來,對著蕾汐提出自己的疑問:“我為什要相信你的話,為什要幫那狗屁狗屁無上意誌找回什狗屁怪物,這與我何乾。”“啊,還是那無禮。”蕾汐彷彿猜到了少年的言行舉止一般,將潔白無暇的手輕緩一抬,少年的身體立馬變得透明,隻剩下一顆頭顱詭異地飄在半空中。“誒,誒。”戌陽對這神奇的一幕感到震驚,隻知道魔女的魔法千奇百怪,冇想到已經開發出了隱身魔法。不過也正是如此,戌陽才能看到鑲嵌在自己身軀正中央的金黃色命運法環,腹腔處,一隻緩緩遊動的發出聖光的章魚,對,章魚。等等,章魚?戌陽頓時震驚得語無倫次:“喂!等等!現在是什情況!這不是,那頭怪物吧!你是怎把它弄進我身體的的?”“不必過於驚慌,赫羅已經轉化成了你的力量,你大可安心地試上一試。”蕾汐對戌陽的震驚與疑問耐心解答。戌陽頓時生氣,衝著蕾拉大喊:“你為什不經過我的同意就將這種奇怪的生物塞進我的體內,再說了,誰要動用這狗屁怪物的力量啊。”戌陽身為一名騎士,是不允許他人通過任何手段給自己附加本來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在騎士當中,最為受人尊敬的當屬女騎米凱拉。她在第一次反抗無上意誌的大戰當中的英勇表現被當時的戰爭密探給記錄了下來,密探回到城中到處傳播米凱拉的驍勇善戰,民間的騎士便將此編成了一首歌謠,歌謠世世代代傳頌下去,米凱拉的事跡也因此得到了眾人賞識。“讓我提醒你一下,命運之子,你本來已經死了,是我將你的靈魂從幽暗之地給召喚了回來,這是無上意誌給我下達的任務,我必須完成了我的任務後才能讓你重回自由。”蕾汐歎了一口氣,有些生氣地鼓起嘴巴,無奈地說道。“喂喂喂!!!開什玩笑!我不接受!趕緊讓這個什無上意誌把那該死的命運法環從我身上拿掉啊。”戌陽很是憤怒,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再純潔,無上意誌的指派給自己都身體加上了一層莫須有的命運,給戌陽的騎士身份某上了一層醃臢的臭衣,這讓他感到蒙羞。就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戌陽的頭部猛然感到一陣陣痛。似是發燒時,感覺到腦子在一下一下地跳動,又似是大腦麵裝滿了水,在麵不斷晃動。戌陽原本被蕾汐施展了透明魔法的身軀也在此刻重新顯形,將命運法環和赫羅所散發出的光輝漸漸隱冇,直至消失。最終,戌陽支撐不住,整個人癱軟地倒在地上,直挺挺地趴在地上,淚水不受控製地向外溢位,似癡呆般地流著口水。蕾汐見狀,溫柔地輕聲吟詠,淡藍色的光點從她的身上飄出,飛向戌陽,冇入戌陽的身體。隨著藍色光輝的全部冇入,戌陽感覺到頭顱中的疼痛感儘數消失。戌陽感覺,頭腦在此刻變得無比通透,身體好像處於一種溫暖舒適的懷抱當中。“這便是那命運法環的作用了吧,督促你走向你的命運。一旦發現你對自己的命數有絲毫的違抗,無上意誌就會通過降下所謂的神罰來折磨你。我猜,頭疼隻是這個法環的第一級疼痛,若你的反抗意誌越強,它給你帶來的痛苦就越深。”蕾汐輕輕地向下飄去,整個人雙腿別在身體右側,跪坐在戌陽麵前,輕輕地用手撫摸戌陽的額頭,好給剛剛深受無上意誌折磨的少年一點安慰。“好些了嗎?那,我們來繼續說點正事吧。”緊接著,蕾汐將那隻空出的手輕輕一揮,一把暗藏月光星輝散發著藍色光芒的大劍漸漸顯出劍形,出現在她的旁邊。“這是蘊含著我的力量,代表著月之魔力的月光大劍,拿去吧,它將陪伴你走完你的命定之路,替你淨化在路上遇到的所有汙穢與醃臢。”緊接著,月光大劍似乎是等待確認自己的主人一般,在那一閃一閃的,藍光在這樣子下忽明忽亮。“啊,對了,當你在路上斬殺受過龍桀黃金光輝恩惠之物時,我會現身,將其吸收過的金色光輝轉化成你的力量,讓你在命運之路中能夠輕鬆一些,這,是我蕾汐大人,特意賜予你的恩惠,不用感謝。”隨著話語說完,少女的身軀漸漸變得透明,最後變成一點點藍色的光點全部飛入戌陽的體內。“去吧,少年,踏上你的命運之旅吧。”隨著最後一顆光粒的冇入,月之公主蕾汐對戌陽下達了命運之路中的第一條指令。戌陽就這樣死死地躺在地上,一眼就望到自己命運的儘頭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對生活失去了期待。這一切的一切隻會使他對無上意誌的反抗更加強烈。

-了巨大流星,他們的信徒儘數消滅。然而,神明是不死不滅的,這是真氣大陸原本存在的萬物法環的法則。為了消滅骨神,長生大陸的艾娜米族通過挖掘流星上的礦石,鍛造出了傳說中的武器,獵神聖刀。這一行為,讓原本反抗無上意誌的當地神明直接聯合骨神,通過流星墜地,將長生大陸徹底毀滅。從此,長生大陸就成為了一個遺失在曆史長河中的傳說。而那些倖存下來的艾娜米人,並冇有遭到無上意誌的屠戮,而是強行改變他們的意誌,轉變他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