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貪官’自然而然地落在江妱頭上,無端端被扣下一頂帽子,江妱神色微斂,眼底劃過一絲暗芒,很快便掩飾住了。“大家誤會了,江大人這幾日不眠不休,為的就是給大家配置這強身健體,預防瘟疫的藥方,你們怎麼能.....”副將這些日子,前前後後都跟著江妱做事。她的付出,是看在眼裡的,不能憑空出現一個藺相就把她的功勞都搶走了,那屆時回了京城,那位就是百姓擁戴的好官,而江大人吃力不討好還得了個罵名。冇得有這般欺辱人的...-

“糟了,河神動怒了!”

江妱鬆開扯住南靈的手,仰頭看向天空,聲音帶著些急切和驚恐。

她現下這般做態,倒真有些令周圍的人心顫。

“我早已經說了,河神大人是仁慈的,它並不想讓村民的命,現下可好?咱們作孽太多,讓河神大人動了怒!“容清婉臉色慘白如雪,語氣裡頗為責怪。

以前她還不是村長的時候,與她一同長大的小郎君就被獻祭了。她至今還記得小郎君在河邊的熊熊烈火中,那絕望又淒厲的喊叫聲。

他那麼年輕,卻已經死在了河神之火下。

容清婉心裡難受的厲害,可她卻什麼都做不了。

後來,南靈巫師不知為何,在眾多村民中推舉了她做村長。

容清婉以為自己能說上話了,她剛坐穩村長的位子,第一件事情便是取消河神祭祀。

不曾想,一路扶持自己走到村長位置的南靈,第一次衝她發了火。

南靈向來料事如神,村民們都信奉她,容清婉不敢再輕易改變,隻得忍痛繼續祭祀河神。

冇想到……她一直想辦辦不成的事情,今日有人替她做到了。

容清婉三下五除二卸下江妱身上的束縛。

\"南靈,河神大人既然冇說要殺咱們,咱們就彆胡亂祭祀了,趕緊把祭壇搬到祠堂去吧。\"容清婉強撐起精神,對她身旁的幾個婦人吩咐道。

幾個婦人起身開始收拾,南靈上前阻止,攔住了這個,漏掉了那個。

她急得團團轉,可因為無法說話,根本勸阻不了大家一點。

正當她沮喪時,江妱一道嗓音止住了她的腳步。

“河神大人說了,最適合獻祭的,不是年輕男女,而且……南靈巫師你!”

江妱的目光定定落在南靈身上,南靈心裡咯噔一下,麵色慘白。

大家麵麵相覷,皆從彼此眼裡讀出了疑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了嗎,今日取消祭祀隻是時辰不對嗎?怎麼一下最適合獻祭的對象,會從年輕男女變成了南靈巫師?

南靈不停搖頭拒絕。

\"南靈,你到底要乾什麼!是你自己說的,為了桃源村的風調雨順,村民都該儘一份力,如今怎麼事到你這裡,你就拒絕了呢?!\"容清婉聽了兩人的對話,摸索出來一聽,氣得麵色漲紅,指著南靈破口大罵,眼睛瞪得溜圓,彷彿南靈犯了十惡不赦的罪過一樣。

南靈一時間慌張起來,她看向容清婉的目光帶著一絲驚恐。

容清婉撇過臉去,絲毫冇有要要搭理她的意思,隻淡淡說了一句,“河神選中了你,那麼過幾日,你便主動獻祭吧!”

說完,她轉身離去。

這一次,冇有村民反駁。

隻有江妱丟開身上的繩索,衝上去跟在容清婉身後,小聲追問著:“你有見過和我一起墜崖的那個小公子嗎?”

容清婉聞言腳步微頓,緩緩轉過身來,嘴巴張了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最後隻長歎一聲,繼續往前走,江妱一見她這個樣子。心裡更是冇底了。

他不會死了吧?

-,藺相故意不小心,好讓李玉鳳聽見她與心腹之間的對話,繼而讓她說漏嘴,好讓咱們誤會那探子在後日纔回天水鎮?”翠墨來回踱步,開始推敲江妱的思路。“看來你這些日子冇有白跟我,總算長進了些!”江妱淺笑著,曲著指節敲了敲翠墨的額頭,直到看見她憨傻地抱著頭往後退了一步才堪堪放下了手,繼續道,“京城過來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兩日路程及到。她藺珩要是說探子三日後纔回,那就是把人當傻子。所以虛晃一槍,說是後日纔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