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休憩嬉戲,一花一木她再熟悉不過。重回故地,感慨萬千。正當她陷入回憶之中時,被端著碎碗瓷片的小丫鬟不小心撞上,碎片上的殘羹剩肴撒了滿身。小丫鬟一個哆嗦,立馬跪地討饒。“慌慌張張,成何體統?”謝蓉一腳踹在小丫鬟的肩上,直接將她踹得人仰馬翻。小丫鬟顧不得拍掉衣服上的泥土,爬起來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一邊擦拭著止不住的淚珠,一邊抽噎著:“小的衝撞了貴人,實屬不該,還請大小姐責罰。”“哭什麼哭,晦氣!”謝蓉嫌...-

“姑娘,敢問一句那位小郎君是你的……?”

容清婉有些為難地搓了搓手,時不時地抬眼偷摸著看了她幾回。

那小郎君被撿到的時候,渾身是傷,血水糊了一臉,模樣可怖得很。

她倒是不忍心,想要請村裡的赤腳醫生給這小郎君瞧瞧,可南靈愣是給攔著不讓,說是等醒了總歸還是要祭祀的主兒,費那工夫乾嘛?

她這個掛牌村長自是扳不過南靈的,隻好作罷,所幸祭祀得用清醒的活人,這半死不活的送過去,河神還不得大怒?

南靈到底是怕村民們唾沫星子淹死她,纔沒讓把小郎君跟江妱一塊兒祭祀,直接就安置在了祠堂後院的廂房裡。

容清婉為這苦命的兩人歎了口氣。

也怪他們時運不濟,掉到了桃源村,才落到性命都保不住的田地。

“他是我的,我的……家弟。”江妱腦子一轉,隨口胡謅了兩人的關係。

總不能說,是她的對家吧?

“令弟傷重,我安排了村裡一個小子照料,你一會兒若是見了他,可莫要……莫要哭!”容清婉提前給江妱做好心理建設,免得她一會兒看了傷重的小郎君哭得撕心裂肺,讓彆人聽見。

\"我明白,我明白。\"江妱忙點頭應和,心裡卻琢磨著,要真是烏蘇阿裡爾死於墜崖,那西域的人也怨不著她了,畢竟就連她自己也差點丟了命。

“明白就好,我帶姑娘你去看看你弟弟。”

容清婉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她以為江妱看起來冇什麼情緒,是因為嚇傻了,還來不及做反應。

哪裡知道,江妱心裡正為解決了一個禍害開心不已。

祠堂後院彎彎繞繞,不時有些人路過,投向江妱的目光都帶著些好奇。

應是今日,冇想到她還能與河神交流,心中詫異。

“看什麼看?都不忙了是吧?”容清婉皺眉掃視四周,擺著一副訓斥的樣子,\"還不趕緊去做事去!\"

容清婉不滿意地瞪了一眼,一邊拉著江妱走到一扇木門當前。

把心一橫,用力推開了木門。

吱呀一聲響,門板應聲而開,屋內傳出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是衣料摩擦的聲音。

兩個女人一抬眼,當場呆若木雞。

\"小、小郎君,你......你怎麼......\"容清婉嘴角微抽,一張俏麗的小臉上滿是尷尬之色。

烏蘇阿裡爾此刻,洗淨了身上的汙漬和血漬,正光著上身,隻著裡褲地坐在床榻邊上。

白色的紗布包裹著精瘦的身軀,他的烏髮垂下來,開門間帶起的微風吹起髮絲,在半空中劃起一道弧度。

\"啊......\"容清婉捂嘴驚叫了一聲,忙退到牆角,雙眸閃爍不定地盯著烏蘇阿裡爾。

這個人長得真漂亮,比畫中的仙人還要俊美,還要迷人。

容清婉的腦袋嗡地一聲,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們是誰?\"

烏蘇阿裡爾的聲音充滿了疑惑,純淨如鹿的美目看著突然闖進來的兩人。。

\"小郎君不認識我不打緊,可你也不認識她了嗎?\"

-勸。他家主子為了江大小姐,都不惜與太女殿下翻臉了,可這單方麵的付出,真的值得嗎?宋恒隻怕,怕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會傷了他的心。“皇姐說了,等二姐姐打完仗,便是我與阿妱成親之日。”想到江妱,薛少欽俊臉一紅。雖說她一再推拒自己,但他病重之時,還是不顧危險地偷偷來看他,照顧他,這份心意做不得假,她分明心裡是有他一席之地的。“太女殿下的話,指不定是安撫您,主子您莫要糊塗。如今朝中複雜,藺丞相纔是您應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