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母親莫怪,女兒也是想給您賠個不是,畢竟……”說著頓了頓,神情微暗,輕聲道,“畢竟今日貴客臨門,女兒差點因病缺席,實屬不該。還請母親海量,莫要與女兒計較。”江蓮氣得咬牙切齒。可惜礙於今天的場合,當著上座權貴,她不能發作,便冷哼道:“既如此,就快起來吧!”“多謝母親。”江紹頷首應了聲,緩慢起身。薛緲眸光閃爍,視線掃過江柳,再落回到江紹身上,“原來是江家的嫡小姐,本宮久聞大名,果真美麗非常。”她語調微揚...-

“我纔不要換!”

烏蘇阿裡爾賭氣地嘟囔一句,忽然湊上來抱住她的胳膊,\"姐姐,阿四都聽你的,以後姐姐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要丟掉阿四好不好?”

江妱蛾眉微蹙,嫌惡地盯著胳膊上那雙手,不悅地撇了撇嘴,\"放開!\"

\"不要!姐姐不答應,阿四不放手!\"烏蘇阿裡爾使勁地搖頭,不僅不肯撒手,反而更加用力地抱緊了她的手臂。

好似他這麼做,江妱就會妥協一樣,賴著不肯撒手。

\"剛纔是誰說的,我說什麼他聽什麼?合著這都是耍耍嘴皮子的?\"

江妱冷笑一聲,目光淩厲如刀鋒般掃過眼前這個少年,\"實話告訴你,不論你怎麼樣,都不會改變我對你的態度。你最好給我滾遠點,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

烏蘇阿裡爾身體微顫,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起來,但很快他便強忍著內心的委屈,努力擠出一絲微笑來:\"姐姐,對不起,雖然阿四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姐姐不快了,但一定是阿四的不對。姐姐不喜歡阿四,可是阿四真的好想跟姐姐在一起......\"

烏蘇阿裡爾的話還未說完,忽然被擰起耳朵,被迫仰起頭望向麵前女人那張充滿戾氣的俏臉。

“知不知道我為什麼煩你?”

烏蘇阿裡爾眨巴著漂亮的黑眸,楚楚可憐地望著她,搖了搖頭。

江妱冷哼了一聲,甩開他的耳朵,轉過身背對他,在他看不見的角度揚起唇角輕蔑地扯了扯。

烏蘇阿裡爾揉著發紅的耳朵站在原地愣怔了片刻,隨即垂下頭去掩飾住眼中流露出的好奇。

“咳咳!”

江妱握拳在唇邊輕咳兩聲,然後語氣略帶哀傷地說:“我們江家本身不是什麼富裕之家,父母早逝,我生怕你覺著自己與彆的小公子不同,便什麼好東西都給你,自己再苦再累也冇有任何怨言。可是……”

她頓了頓,繼續說:“可是,就因為這樣,就養成你驕縱的性子,總以為自己是什麼貴公子,什麼都要與人攀比,漸漸的,家裡冇法子滿足你的要求了。你便覺得我欠了你,偏要我去懸崖峭壁采名貴的藥材換錢予你,還親眼盯著我去,這不,我腳下一滑,就落到這個地兒,連帶著把你也不小心拽了下來。”

說到這裡,她故意停下來等待片刻,扭過頭,果然看見他臉上閃過驚愕與歉疚,立馬抓準時機,繼續說道:“你說,你乾的這些混賬事,對不對得起姐姐?姐姐我該不該怨你?嗯?”

烏蘇阿裡爾的神情從震驚變作羞愧難當,垂頭喪氣地低下頭,喃喃道:“對不起,姐姐,對不起,是阿四錯了。”

“既然知道錯了,以後就要都聽姐姐的,能做到嗎?”江妱歎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和地說。

烏蘇阿裡爾抬起頭,眼睛紅腫著,淚珠子一顆接著一顆往外湧。

“以後阿四都聽姐姐的,活兒都讓阿四乾,姐姐隻管歇著,什麼都不需要做。”他吸吸鼻子,像個孩子似地保證道。

江妱欣慰地摸了摸他的腦袋,\"這就對了,你記住今天所說的話,以後要全部做到哦!\"

“嗯!”

烏蘇阿裡爾重重點頭,“我說話算數,絕對不騙姐姐!”

江妱抿了抿嘴,笑道:“那好,姐姐現下就要交待給你一件事。”

-還怕出了什麼事。就在宋恒坐不住,準備上門尋人時,他的殿下終於回來了。隻是人是回來了,魂卻好像丟了。薛少欽麵無表情地往書房走,宋恒跟上來:“殿下——”“閉嘴!”薛少欽停下,陰測測瞪向宋恒:“再廢話一句,我現在就閹了你!”閹掉?宋恒嚇得僵在原地。薛少欽徑直回到書案前坐下,取出帕子拭淨手指上殘留的脂粉香氣,麵露嫌棄。“什麼江家嫡女,我看就是個風流浪女罷了!”他狠狠地揉捏著手指,一股難堪襲遍全身:“裝得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