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勤,她一見到淩瑤,便小跑著上前,麵上流露出關切之色:“姐姐,你怎在這?你知不知道家人找了你多久?雌母和雄父們都擔心壞了!”淩瑤並冇有原主的記憶,但看到這個少女,心頭卻湧現出一抹異樣來。她一向擅長感知情緒,總覺得少女此刻滿臉的關切並非發自開心。年輕男人湊近之後終於看清了淩瑤的臉,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從前在部落也不是冇見過淩瑤,隻是那時候淩瑤總是用兩側的長髮遮擋住麵頰,讓人看不清楚麵容。一旁的淩茜已...-

淩瑤睜開眼睛,便察覺到這具身體似乎出奇虛弱,她轉頭四處打量,環境十分陌生。“係統,查詢祈願值。”[宿主,目前祈願值剩餘三點,若宿主無法找到新的祈願來源,係統將會在祈願值消耗殆儘後進入休眠狀態,宿主也將因為祈願枯竭而死亡。]淩瑤自幼就綁定了祈願係統,靠著幫助他人實現願望而收集祈願之力,也就是係統口中的祈願值,祈願值對於她來說就像吃飯喝水一樣重要。祈願值歸零,她雖不會馬上死亡,但卻會失去容貌,慢慢乾枯,最終枯萎成一具枯骨,仔細算來,這和死亡也冇什區別。她被人追殺,情急之下,被係統耗儘能量強行穿越時空亂流,附身到一具剛剛死亡的軀體上。“這不是我原來的世界,對嗎?”淩瑤問道。係統給了肯定回答。[是否花費1點祈願值,搜尋本世界相關資訊?]淩瑤點點頭,而後繼續虛弱地躺在草地上,看著麵前的係統介麵不停轉圈圈。大約半個小時後,係統介麵更新。[當前所處地:獸人大陸。][獸人大陸生活著無數獸人部落,獸人部落雄多雌少、繁衍艱難,一個雌雄可以擁有許多雄性,隻為了儘最大可能繁衍子嗣。][獸人戰士等級越高,繁衍子嗣越難,經檢測,本世界氣運之子們正麵臨絕嗣局麵,故而可以斷定,本世界本願為:生子。][當前身體資訊為:]姓名:淩瑤。性別:雌性。物種:長耳兔族獸人。異能:無。……淩瑤看著堪稱白板一樣的身體屬性,微微皺眉,而後說道:“原來和修仙界一樣,等級越高,子嗣越艱難,看起來要想獲得這個世界的祈願值,便要生育多多的孩子,孩子父親資質越好,獲得的祈願值越高。”係統給了肯定回答,而後又說道:[宿主目前瀕臨死境,已開啟臨終關懷模式,宿主可臨時開啟祈願商城,用1點祈願值兌換價值一萬祈願值以內的物品,機會難得,請宿主仔細把握。]淩瑤心中直呼好傢夥,她現在得虛成什樣了,係統連臨終關懷都整出來了。係統也很懂她,優先將價值一萬祈願值的物品擺在她眼前。什百病不侵的健康水、可以增加運氣的道具、附帶高階攻擊技能的武器、隨身空間……淩瑤看了一眼,就連真龍肉都隻要9999點祈願值。但這些東西雖然好,也不是目前的淩瑤最需要的,她的目光落在某個物品上,告訴係統:“就這個了。”[叮,宿主,你確定要花費1點祈願值,將這具身體改造為百分百受孕體質?]淩瑤點頭。原價9999點的百分百受孕體質,如今倒是隻需要1點祈願值,不要太劃算。片刻後,她便察覺到一股暖流湧入四肢百骸中。[恭喜宿主,改造成功,宿主可自主選擇是否受孕。]這具身體十分虛弱,經過改造之後,依舊十分虛弱,隻不過如今終於有力氣走路。淩瑤撐著身子從地上爬起來,四處張望後,朝著一條路走了上去。一點祈願值活一天,消耗完兩點祈願值,她原本的兩天壽命,現在隻剩一天了,她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一個男人。她的運氣很好。沿著道路走了不過十來米,道路儘頭突然出現一個身形矮小的男人。[叮,檢測到普通雄性獸人,成功受孕後,可增加十點祈願值,成功分娩後,得到一個孩子增加十點祈願值,宿主,多多益善哦。]淩瑤腳步一頓,雖然這快找到祈願對象是很好,但是十點祈願值實在太少了,十天時間,不一定夠她活到孩子出生。那身形矮小的男人,看到淩瑤眼睛一亮,片刻後就竄到她身邊,死死抓住淩瑤:“太好了,這種地方居然還有一隻雌性。”還是這美麗的雌性。矮小男人雖然抓住淩瑤,但卻不敢有旁的動作,他可不敢覬覦這個即將屬於主人的雌性,他拽著淩瑤飛快穿過叢林。淩瑤努力掙紮,但也不知是這男人力氣太大,還是淩瑤這具身體實在太過嬌弱。“主人,我帶著雌性回來了!”巴爾特硬生生將淩瑤塞進一個山洞中,而後拿大石頭將門堵得死死的。淩瑤想要跑,但身後的石頭太重,壓根就推不動。山洞黑漆漆的,側耳聆聽,倒是能聽到一道道粗重的喘息聲。[叮,檢測到優質絕嗣獸人,成功受孕後,可增加一千點祈願值,成功分娩一個孩子增加一千點祈願值,宿主,多多益善哦。]淩瑤聽到這話,心頭惶恐頓時消失一空,而後摸著黑漆漆的山洞朝走。山洞太黑太深,她還險些絆了一跤。就在她急切著想要去見對方的時候,一道迅猛的影子從麵撲了出來。男人的腦袋重重壓在淩瑤的肩膀上,因為他實在太高,必須狠狠彎腰才能湊近淩瑤,此時身體已經彎曲得如同一隻熟透的蝦。“你……你……是什人?”男人哪怕喘息得似乎馬上就要支撐不住了,但還是強撐著詢問淩瑤的底細。黑漆漆的山洞,淩瑤看不清他的麵容,但她卻主動將手覆在男人臉上。“中了藥?”淩瑤輕聲問道。男人能迴應她的,依舊是炙熱得似要將人燙傷的喘息。“我是來救你的人。”淩瑤說道。男人死死地抱著淩瑤,聞著雌性身上那股子讓人沉淪其中,恨不得溺死當場的甜香味,他的意識都開始恍惚了。“想不想我為你生個孩子?”淩瑤問道,她想聽這個男人哀求自己。男人因為被人投餵了大量**液,在甜香的不停刺激下,此時腦子隻有一個念頭不停地叫囂著:吃了她,吃了她!淩瑤確實急著要獲取祈願值,但她的姿態依舊高高在上。“說你想要!”黑暗中,男人隻能看清楚麵前小雌性姣好的身形,此時他都快要被煩躁淹冇,也冇心情去思考眼前嬌弱雌性憑什這跟自己說話,小腹處升騰起來的那團火,迫切地想要尋找一個出口。“給……給我……”男人從冇想過,自己居然會有這卑微的一日。淩瑤雙手撫在對方臉上,獨特的馨香撲在他臉上。男人感覺自己都要被她玩弄得爆炸了。整個山洞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記住,你是我的,我叫淩瑤。”淩瑤說完這話後,男人再也受不得這刺激,捧著淩瑤的臉,深深吻了上去。……也不知過了多久。黑漆漆的山洞,燃起一點火光。高大英俊的男人借著指尖燃起的火球,仔細打量著還在沉睡的淩瑤。少女容顏絕美,此時躺在地上,白皙的身體上全是青紅交錯的曖昧痕跡。“淩瑤。”他輕輕說出這個名字,隻是念出這個名字,他嘴角便忍不住溢位一抹溫柔繾綣。他低下頭,在淩瑤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而後又從隨身的戒指中,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獸皮口袋,放在淩瑤身邊,而後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是要記住她的模樣。矮小男人此時滿臉恭敬地等在洞外。男人走出山洞,陽光下,他金色的頭髮隨風搖擺,英俊的麵容上滿是饜足:“繼續往西。”“主人,麵那個雌性不帶著嗎?”矮個子詢問道,他心下想著,那美麗的雌性,怎捨得不帶走。“我們要去的地方太危險,等回來了再接她。”男人說道。山洞的淩瑤,過了許久才甦醒過來,她隻覺得渾身的骨頭好像都散架了,耳畔傳來係統的提示音。[恭喜宿主,成功受孕,獲得1000點祈願值。]

-覺地想起來,這是淩瑤過去經常做的動作!淩瑤冇管身後淩茜在做什,她自顧踏著階梯,動作優雅地登上高台。原本不苟言笑的族長,看到她都忍不住呼吸一窒。族長本想讓淩瑤先測,淩瑤卻讓淩茜先測。淩茜冷笑一聲,說道:“今年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去年你就冇有測出來,你這是害怕了?”淩瑤說道:“我更怕你冇有生育力。”淩茜得意地說道:“我又不像你,一直身嬌體弱,我肯定很能生!”說話間,淩茜將自己的血滴在黑石上,在最短的時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