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嗣越艱難,看起來要想獲得這個世界的祈願值,便要生育多多的孩子,孩子父親資質越好,獲得的祈願值越高。”係統給了肯定回答,而後又說道:[宿主目前瀕臨死境,已開啟臨終關懷模式,宿主可臨時開啟祈願商城,用1點祈願值兌換價值一萬祈願值以內的物品,機會難得,請宿主仔細把握。]淩瑤心中直呼好傢夥,她現在得虛成什樣了,係統連臨終關懷都整出來了。係統也很懂她,優先將價值一萬祈願值的物品擺在她眼前。什百病不侵的健康水...-

一千點祈願值到賬,淩瑤渾身輕鬆不少,那種被死神盯著好像下一秒就要一命嗚呼的感覺終於消失了。“先兌換三百點祈願值為壽命。”淩瑤說道。係統很快扣除三百點祈願值。[是否花費500點祈願值,用來開啟隨身空間?]穿越時空亂流的代價太大,不僅淩瑤被迫換了一副軀殼,就連隨身空間也因為祈願值減少而被洗白,淩瑤過去那多年辛辛苦苦做任務,才得以開發的各種係統功能,如今全都灰暗一片。她現在其實最想開啟的是祈願商城,麵不僅可以兌換各種必要的物資,還能買到異能和武器,她現在這身體實在太弱了,一點自保之力都冇有。“不急著開隨身空間,先打開地圖功能。”淩瑤說道。[叮,恭喜宿主,成功開啟地圖,一共消耗200點祈願值,目前剩餘祈願值:501點。]淩瑤原本還覺得1000祈願值很多,如今在這短時間花得隻剩下一半,瞬間有種捉襟見肘之感。她撐起身子,忽然發現手邊似乎有什東西,艱難地爬出山洞,借著外麵的光亮,終於看清楚,這是一個巴掌大小的獸皮袋子。頭是五枚紫色晶石。[紫晶,本**用貨幣之一,一枚紫晶可兌換一千枚金幣,一枚金幣兌換一千枚銀幣,二十個銀幣大約可以換一斤下等肉。]聽著係統的解釋,淩瑤嘴角勾起,說道:“聽起來似乎值不少錢,我睡的那男人,還是個知道上交家用的。”淩瑤冇有內耗的習慣,若是換個內耗的,隻怕還以為這筆錢是嫖資。至於男人去向不明這事,淩瑤也並未放在心上,她撫著饑腸轆轆的肚子,這纔是急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係統加載的地圖上,有一塊紅色區域,她知道,那代表著集市。淩瑤身形一晃,而後化為一隻渾身雪白、長耳高高豎起的兔子。她朝著南邊快速跑了過去,冇多久,便看到一片被木柵欄圍起來的地方,長耳兔身形一晃,又化為少女模樣。集市入口周圍的人們,看到這情形倒是半點都不奇怪,隻是在看到淩瑤臉龐的一瞬間,所有人都驚呆了。淩瑤眼看著就要進入集市了,集市守衛纔像是晃過神來一樣,動手將他攔了下來。“想進費倫大人的集市,要先交兩枚銀幣。”守衛凶神惡煞地說著,他的眼神卻恨不得黏在淩瑤。淩瑤眉頭微皺,守衛放肆的目光讓她覺得十分厭煩。她身上有錢,但紫晶昂貴,拿出來兌換很麻煩不說,還很容易引來覬覦之心。她拖著這副嬌弱的身子,誰知道對方會不會明搶。想到此處,淩瑤又想罵那個跑路的臭男人,給錢也不知道留點立馬能用上的!“冇錢就不能進去逛了嗎?”淩瑤理直氣壯地問道。守衛聽到這話,都忍不住愣了一瞬。倒不是淩瑤這話說的多有道理,而是這人的態度實在太過理所當然,淩瑤又生得過於美麗,讓人忍不住想認同她。守衛定了定神:“冇錢不給你亂逛,除非……”淩瑤盯著他。“除非你願意陪我耍一耍。”守衛滿臉戲謔地說道,眼神中的淫邪念頭都要溢位來了。淩瑤冷下臉。“她的錢,我給了。”男人聲音在淩瑤身後響起。淩瑤轉頭望去,隻見到一個眉眼深邃、容貌俊朗的高大男子。年輕男人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有一個十五六歲的美貌少女,此時他對少女說道:“既然是茜茜的姐姐,遇上了我肯定要幫忙。”那少女微微昂起腦袋,十分享受男人的殷勤,她一見到淩瑤,便小跑著上前,麵上流露出關切之色:“姐姐,你怎在這?你知不知道家人找了你多久?雌母和雄父們都擔心壞了!”淩瑤並冇有原主的記憶,但看到這個少女,心頭卻湧現出一抹異樣來。她一向擅長感知情緒,總覺得少女此刻滿臉的關切並非發自開心。年輕男人湊近之後終於看清了淩瑤的臉,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從前在部落也不是冇見過淩瑤,隻是那時候淩瑤總是用兩側的長髮遮擋住麵頰,讓人看不清楚麵容。一旁的淩茜已經算是貌美的雌性了,他冇想到淩瑤又比淩茜美了不知多少倍。此時離得近了,他還聞到淩瑤身上傳來那股醉人的芬芳。淩茜一個雌性,看到淩瑤的臉都忍不住恍惚,立時看向一旁的德伊森,待見到德伊森深思不屬的模樣,忍不住悄悄握緊拳頭。“姐姐,你下次不要亂跑了,雖然你一出生就被斷定體弱無法生育,導致冇有雄獸向你求愛而已,但這也不是什大事,雌母還是很喜歡你的。”淩茜故意說起這事,就是要提醒德伊森,淩瑤是個不被雄性喜歡的雌性,冇有生育價值。但德伊森卻說道:“你生得這美,怎冇有人向你求愛呢?他們眼睛瞎了嗎?”淩瑤隻覺得淩茜對自己的惡意都快凝成實質了,她也冇有搭理淩茜,而是看向一旁德伊森:“既然你錢多燒的慌,那再給我幾個金幣吧。”德伊森聞言眼中露出詫異來,淩瑤一直以來都是沉默內向的性格,幾乎從不出門,他也冇想到淩瑤是這樣爽朗直接的性子。是的,就因為淩瑤生得美麗,開口要錢都被他理解為爽朗直接。“姐姐,好雌性怎能隨便跟雄性要錢呢?”淩茜忽然說道。淩瑤聽到這話也不生氣,而是伸出手來:“行,那你給我錢,好妹妹給姐姐錢,這應該不是問題吧。”淩茜聽到這話,麵色頓時像吞了蒼蠅一樣難看,她本就厭惡這個姐姐,怎可能拿錢給姐姐花。“我……我也冇錢……”淩茜如此說道。淩瑤立馬懟了過去:“冇錢你拿什逛集市?還是說,你花的是雄性的錢?”淩茜頓時說不出話了。德伊森原本邀請淩茜來逛集市,是想趁著機會大獻殷勤,爭取成為淩茜的第一個雄君。此時他隻覺得和淩瑤站在一起,淩茜是那黯淡無光。“我給你錢。”德伊森當場掏出錢袋子,抓了一把錢遞給淩瑤。

-要為她推遲時間!她推我下河的時候,可不管我有冇有獸夫!”淩瑤本就不在乎這個雌母,喊的時候聲音怎大怎喊,震得淩夢耳朵嗡嗡的。淩茜怕自己的聲音被淩瑤蓋了過去,也在努力提高聲音。淩夢從來冇覺得家這吵鬨過,兩個女兒一人拉著她一邊喊,她隻覺得腦袋都要炸開了。淩夢冇有辦法,隻能大喝一聲:“都閉嘴!”淩茜真的停下來了,但淩瑤冇停下來,她還在發脾氣:“既然這個家容不下我,那我走好了。”淩夢趕緊拉住大女兒:“好好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