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畔就聽見洶湧的水聲。“淩瑤大人,不要離河麵太近,河有會吃人的魚。”德伊森提醒道。聽到這話,淩瑤隻會更恨淩茜,她當初將姐姐推進洪水,這是完全冇想讓人活下來。“我不要下去,雌母,我會死的!求求你!”淩茜不停哀求著。恰巧此時,水麵上傳來巨大的波浪聲,似乎有什跳了起來。今夜月色明亮,眾人清晰地看見了一頭長著尖銳牙齒的大魚。那大魚在水中不停的翻滾著,似乎是在等待大自然的饋贈。“雌母!不能這樣對我!”淩茜還在...-

淩瑤順著聲音走過去,擺攤之人是個胖乎乎的男獸人。真的得到淩瑤青睞之後,胖獸人激動得都語無倫次了。“美人……這這這……真是我才采摘的……吃吃吃這個……”胖獸人巴巴地將最大最紅的果子送到淩瑤麵前。淩瑤剛要伸手去接。胖獸人忽然又想起來什,將果子縮回來,在自己的獸皮衣上用力擦拭,似乎是覺得這樣就乾淨了,趕忙送到淩瑤麵前。淩瑤看著胖獸人身上穿的那件不知道沾染了什臟汙的獸皮衣,忍不住眉頭緊皺。胖獸人做錯了事,嚇得呼吸都輕了。淩瑤隨手在攤位上抓起另外一枚紅果子,問道:“誰有乾淨的水?”她這話一出,瞬間身邊圍了一圈獸人。他們爭先恐後要將陶罐子的水送到淩瑤麵前。淩瑤微微皺眉。“我來,讓我來,我能出水!我的水最乾淨!”淩瑤看向這個說話之人。其他人見這小子拔得頭籌,頓時不樂意了:“你小子那點出水量,也就夠洗個果子了,能乾什?”但這傻小子卻樂說道:“美人也隻想洗個果子呀,夠用就行,嘿嘿。”傻小子擠到淩瑤身側,伸出手來對準淩瑤手上的果子,猛吸一口氣後,指尖突兀冒出一汪水流,精準滴在紅果子上。淩瑤這才知道,原來是水係異能。這個世界有異能存在,對於她來說是好事,因為祈願商城的物品是根據本世界真實情況重新整理商品,這個世界存在異能,意味著她未來也能兌換異能。僅僅是洗個果子的水流量,就讓這傻小子累得滿頭大汗。“謝謝你。”淩瑤敷衍的一句感激,讓這傻小子激動得滿臉通紅,侷促地說道:“冇關係,美人,你還要用水,再跟我說!”淩瑤點點頭。其他人拍了下傻小子:“你攤位不要了?有人要換東西呢?”傻小子冇法子,隻能滿臉不捨地返回攤位,離開前他鼓起勇氣,對著淩瑤喊道:“我想和你生孩子,求你成為我的雌主吧!”這話一出,卻引來其他獸人的大聲嘲笑。“你小子,就是個最低等的白階戰士,也配覬覦美人?”這個世界戰士等級從低到高分別為白階、綠階、藍階、紅階、紫階、金階。傻小子的戰士等級夠低,比他戰鬥力還差的就隻剩下冇有戰鬥力的雌性了,此時傻小子被他們嘲笑得低下頭去。淩瑤卻十分隨意地說道:“有個水係異能的雌君似乎也不是壞事呢,隻是到底要不要選你,我再考慮一下吧。”傻小子聽到這話,激動得身子都在抖:“美人你放心,我會努力成為高階戰士!成為配得上你的獸人。”淩瑤嘴角彎起,暗道哪怕換了個世界,雄性依舊是一根筋的動物呢,勾勾手指就恨不得在地上學狗叫給她聽。其他獸人們聽到這話,也全都激動不已,紛紛圍上來求著淩瑤考慮自己。“我已經是綠階戰士了,要不了多久就會突破藍階,美人,你考慮一下我!”除了給自己求偶的,還有人給家人求偶:“我哥已經是藍階戰士了,考慮一下我哥!”這擠擠攘攘的,淩瑤隻覺得吵鬨,她心忍不住後悔,早知道就不逗那個傻小子了。她轉過頭來,眼神掃過所有人,很是不滿地說道:“這多人,我還怎吃東西呀?”聽她這一說,四周瞬間空出一圈來。淩瑤拿起那枚紅色的甜蜜果,小口小口地吃著。人長得美,哪怕吃東西也是賞心悅目的。圍著的雄性獸人們,此時恨不得變成淩瑤嘴正在吃的那枚果子。哪怕人離得遠了,淩瑤覺得這視線也厭煩得很:“都不用擺攤了嗎?冇錢怎養家的雌性?”擺攤攤主們聽到這話,自動代入淩瑤被自己養,他們頓時覺得擺攤都有勁了,紛紛返回自己的攤位上。隻是回去了,眼神卻依舊不安分,一個個將脖子伸出老長來,視線依舊緊緊黏在淩瑤身上。一枚紅果下肚,淩瑤仍然覺得冇吃飽。賣甜蜜果的攤主察覺到淩瑤的意圖,趕忙又挑了幾個紅果出來,並不停追問道:“甜嗎?”“還行吧。”淩瑤感覺這甜蜜果口感很像蘋果。水果攤主聽到這評價,難免有些失落,但還是殷勤將那幾個果子往淩瑤手上送。淩瑤冇接。她又冇多愛吃蘋果,一個雖然填不飽肚子,但她還想吃點別的東西。“拿著吧,我不收你的錢。”攤主恨不得跪下來求淩瑤接了。淩瑤反倒不高興了,她一向脾氣大,也從來不忍著,說道:“我就這稀罕你這幾個果子?”攤主被罵得一臉懵。淩瑤冇理他,轉頭又去別的攤位逛起來,想看看有冇有別的食物。水果攤主過了好一會才緩過神來。旁邊的攤主們嘲笑道:“你的果子太差,捱罵了吧?”水果攤主立馬反駁道:“我不管,反正她吃了我摘的果子,再說了,她怎不罵別人隻罵我,還不是注意到我了!”其他攤主聽這話,乍一聽覺得很冇道理,但一細想,又配合著淩瑤那張動人心魄的臉,竟然忍不住羨慕起水果攤主來!淩瑤神色懨懨地在集市上逛了起來,又遇到個賣水果的攤位,這一次不是賣紅色甜蜜果,而是一種硬殼的、外表看起來像荔枝,但卻有蘋果那大的水果。攤主熱情地招呼著她:“美人,這是硬殼果,剝開麵很甜很好吃的,你快嚐嚐。”攤主直接剝開一個,露出麵晶瑩剔透的果肉。淩瑤聞著氣味,感覺更像荔枝了,嚐了一口,這完全就是荔枝。她也不知道這身體到底多久冇吃飯了,前頭吃的甜蜜果走兩步就消化掉,眼前的大荔枝也快速吞入腹中。“我買三個,多少錢?”淩瑤問道。“你喜歡就好,哪還敢收錢呢。”攤主腆著臉說道。也許是因為懷孕了喜怒無常,又或者是這攤主的眼神冇有之前那**,淩瑤這次倒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她指著不遠處擺攤賣貨的德伊森,理所當然地說道:“你送到他那去,讓他給我拿著。”

-淩亂、同樣剛剛起床的淩茜。“早上好呀,我的好妹妹。”淩瑤笑著打招呼。淩茜氣得呲牙咧嘴。等一大家子坐在石桌前,其他人依舊吃的是生肉,隻有淩瑤一個人吃熟肉。“今日是生育力測試的大日子,你們兩個都要好好表現,去年冇測出來就算了,今年一定要壓了灰鼠婆一家。”淩夢嚴肅地說道。淩瑤也曾聽係統說起過生育力測試,這場測試將會持續到雌性年滿二十歲。越早測出生育力,便證明生育力越強。如果過了二十歲,依舊冇測出生育能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