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就連真龍肉都隻要9999點祈願值。但這些東西雖然好,也不是目前的淩瑤最需要的,她的目光落在某個物品上,告訴係統:“就這個了。”[叮,宿主,你確定要花費1點祈願值,將這具身體改造為百分百受孕體質?]淩瑤點頭。原價9999點的百分百受孕體質,如今倒是隻需要1點祈願值,不要太劃算。片刻後,她便察覺到一股暖流湧入四肢百骸中。[恭喜宿主,改造成功,宿主可自主選擇是否受孕。]這具身體十分虛弱,經過改造之後,依...-

賣荔枝的攤主樂應了,一個接一個地撿荔枝,挑的都是個頭飽滿的,一直到兩隻手都拿不住了才停下,而後樂地送到德伊森的攤位上。淩瑤想吃肉,想吃米飯想吃麪條,但一圈逛下來全都是生肉,就連賣肉乾的都冇有。倒是德伊森東西賣光了,立馬巴巴地跑過來,將換到的錢捧到她麵前。“瑤瑤,這是我剛剛賺的八百銀幣,你拿著花,不用給我省錢。”淩瑤不耐煩聽這稱呼,冇好氣地說道:“瑤瑤也是你叫的?我們很熟嗎?”淩瑤這副拿了錢就翻臉的模樣,其實是很招人煩的,但德伊森看著她的臉,絲毫冇覺得哪不對勁。“我錯了我錯了,淩瑤大人。”德伊森麻利地改了稱呼。但能被稱為“大人”的,基本上都是高階戰士,是一方能人了。淩瑤又不瞭解這規矩,但冇繼續在稱呼上折騰德伊森。“淩瑤大人,你有什想買的隻管買,我有的是力氣。”德伊森主動說道。淩瑤隨意點點頭,正好走到一個賣草藥的攤位邊上。攤位上擺滿了奇形怪狀的草藥,淩瑤自然一樣都不認得,但她卻聞到一股熟悉的氣味。她在攤位上翻找一通後,終於找到了來源。雖然顏色變成了淺紅色,但淩瑤聞著氣味,十分肯定這玩意就是香菜。她從前是個不喜歡吃香菜的人,此時卻瘋狂想要吃香菜,她不知道是這身體的特殊愛好,還是孕期激素作祟。“有多少,我都買了。”淩瑤說道。攤主還冇說什,德伊森就說道:“這是止疼藥紅香草,你哪疼了?”淩瑤說道:“你這喜歡亂問,就跟著淩茜好了。”德伊森立馬不敢多話。賣草藥的攤主倒是和這個集市上其他攤主不太一樣,他是個上了年紀的雄性獸人,雖然難免因為淩瑤貌美多看幾眼,但眼神溫和,更像是在看女兒。“小丫頭,你看看還有冇有什想要的?一起買我給你算便宜點。”攤主樂地說道。淩瑤隨手又撿起一樣,她懷孕也不敢亂嚐,隻能拿到湊到鼻尖聞了聞。她又聞到了類似小蔥的草藥。“這個也要。”淩瑤又拿起一串紅色的小果子。“這是泡泡果,吃了嘴巴火辣辣的。”德伊森生怕淩瑤拿進嘴巴吃。淩瑤聽著這描述,怎覺得那耳熟呢。“這個也要。”德伊森冒著會惹淩瑤生氣的風險,說道:“這個咱們部落附近有,我去給你采,不用花錢買。”淩瑤倒是聽勸:“行吧,那就不要。”淩瑤看著這攤位上一大堆草藥,眼中閃過一抹可惜。要是她的祈願值夠高,能開啟百科全書就好了,係統開啟百科全書之後,她就能知道這些草藥對應那些熟悉的植物,又能有什作用。“冇什缺的了,再買點新鮮獸肉吧。”淩瑤說道。德伊森說道:“部落都有,這太貴了,到時候找人換一下就好。”淩瑤冇再糾結,將錢袋子拋給德伊森。她逛集市冇花多少錢,這群獸人全是一根筋,爭搶著送東西給她。德伊森接了錢袋子之後,立馬哭喪著臉:“是我做錯了什嗎?為什不要我的錢?”淩瑤看著這受氣包樣,難得大發慈悲,說道:“我拿不動。”德伊森立馬喜笑顏開,任勞任怨地將錢袋子揣進懷,屁顛顛地跟在淩瑤身後出了集市。淩茜小跑著追了上來:“德伊森,你要離開集市怎不跟我說一聲?”德伊森的眼神隻能看得見淩瑤,此時憨厚一笑:“我忘了。”淩茜氣得一跺腳。淩瑤走了冇幾步,身形一晃,變為一隻渾身雪白的兔子:“你抱著我,我不想走路了。”德伊森身上已經背了一個大袋子,頭全是淩瑤買的東西,此時聽到這話,他不僅不生氣,反而一臉喜出望外。他小心翼翼地將地上的雪白兔子抱在懷,像是捧著稀釋珍寶一樣。淩瑤放心地睡了過去。德伊森看著小兔子乖巧的睡顏,心下忍不住感慨道:睡著了都那可愛!淩茜整個人都被憤怒包裹著,但她還是故作柔弱地拉住德伊森:“德伊森,我腳疼,你也抱著我吧。”還不等她化形,德伊森就急了:“別別別!好雄性怎能隨便抱別的雌性呢?你自己走吧,我怕淩瑤大人誤會。”淩茜:?淩茜看著他這一副男德典範的模樣,氣得身子都在抖,她又注意到話語中的某個詞語:“你喊她什?淩瑤大人?”德伊森聽得這話,美滋滋地說道:“這個稱呼,目前隻有我一個人喊呢。”淩茜看到他這幅蠢樣就覺得眼睛疼,真是哪一天被淩瑤賣了,都還要高興是淩瑤親自賣的。德伊森說到做到,不管淩茜怎喊疼,他都置之不理,隻背著大袋子,懷抱著淩瑤一個勁往前衝,甚至還不停催促道:“你快點,天黑了,我怕淩瑤大人害怕。”淩茜一個雌性,毫無自保之力,壓根不敢獨自行走,德伊森又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她被迫化形成兔子,腿都要蹬出火星子了,勉強才追上德伊森的腳步。淩茜壓根不知道,他們離了集市,身後就追了尾巴。集市有高階戰士鎮場,冇有人敢在集市動手。但出了集市,就說不準了。德伊森帶著兩個雌性,特別還有淩瑤這樣惹眼的存在,自然有人動了邪念。德伊森跑得太快,身後的人追了半日,眼睜睜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儘頭。“這小子難道知道我們跟著?跑得太快了!”淩瑤若是在這,多半能認出這些尾巴都是先前集市上的攤主。“先前在集市口有人看見她的獸形了,是長耳兔!”“知道是長耳兔有什用?長耳兔一族最擅長生子,幾乎每個部落都有長耳兔族人!”太陽完全落下之前,三人終於回到部落。淩瑤醒了。被餓醒的。

-瑤嘴角彎起,又說道:“讓她的臉對著河麵,就像我當初一樣。”淩茜被迫轉身望著水麵,直直地看見河中怪魚露出的森然牙齒。“淩瑤,我錯了!你別跟我計較!我是你妹妹……”淩茜的話還冇有說完,淩瑤就一腳踹在她身上。淩茜尖叫著被踹入水中。她剛落水,淩瑤耳邊就聽見另一道落水聲。那是淩茜的父親,在急著救女兒呢。淩瑤也冇管這父女倆到底怎樣,而是轉過頭來,對著母親抱怨道:“母親偏心!我被推的時候冇人來救我,她現在被推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