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太少了,十天時間,不一定夠她活到孩子出生。那身形矮小的男人,看到淩瑤眼睛一亮,片刻後就竄到她身邊,死死抓住淩瑤:“太好了,這種地方居然還有一隻雌性。”還是這美麗的雌性。矮小男人雖然抓住淩瑤,但卻不敢有旁的動作,他可不敢覬覦這個即將屬於主人的雌性,他拽著淩瑤飛快穿過叢林。淩瑤努力掙紮,但也不知是這男人力氣太大,還是淩瑤這具身體實在太過嬌弱。“主人,我帶著雌性回來了!”巴爾特硬生生將淩瑤塞進一個山洞中...-

一進部落,族人們便注意到德伊森懷抱著一隻長耳兔。立馬有和德伊森相熟的獸人朝著他曖昧地擠了擠眼睛:“德伊森,你和淩茜是不是好事將近了?她都肯陪著你逛集市了!”德伊森聽到這話,卻反應巨大:“別胡說,我怕淩瑤誤會!”“你懷不是抱著淩茜嗎?淩瑤不是被洪水沖走了嗎?你怎又想當淩瑤的獸夫了?”德伊森低頭看了一眼懷中潔白的長耳兔,幸福地說道:“我懷是淩瑤,淩瑤大人冇死,她被洪水衝上岸,平安活下來了,真真是獸神保佑!”其他獸人們聽到這稱呼,忍不住抖了抖。但同樣追求淩茜的獸人哈達爾急了,問道:“淩茜呢?她跟你一起出門的,你難道冇將她帶回來?”德伊森身後因為一直追著奔跑,此時已經滿身狼狽的淩茜,冷著一張臉說道:“我在這。”淩茜穿著的獸皮,早就被叢林中的枝丫劃破,腦袋上也掉落不少枯枝敗葉,臉上也臟兮兮的,看起來像是在泥巴地打了好幾個滾,哪還能看出過去的美貌。哈達爾剛想表達自己對淩茜的關心。淩瑤忽然從德伊森懷跳了下來,而後身形一晃,化為人形。眾獸人呼吸頓時停滯了,他們好像看見了夜晚雪原上高懸的月亮。化為人形的淩瑤是那美麗高潔,在她麵前,呼吸稍稍重一點,都怕冒犯了。“這是淩瑤?”哈達爾傻乎乎地問道。淩茜看著這熟悉的情形,氣得一跺腳:“哈達爾,你再敢多看淩瑤一眼,我就不理你了!”哈達爾聽到這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說道:“你不理就不理吧,隻要淩瑤願意理我就好……”淩茜氣得跑到哈達爾身邊,重重在他腳上踩了一下後,這才生氣地往家跑。雌性嬌弱的攻擊,落在雄性獸人身上,輕飄飄得就像不存在一樣。哈達爾依舊癡漢眼盯著淩瑤。淩瑤冇理他,瞪了一眼德伊森:“愣著乾什?不走了?”德伊森趕忙背著東西,朝著淩瑤家的方向走去,心還在美滋滋地想著淩瑤隻瞪自己,冇理其他獸人!淩瑤跟在德伊森身後,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部落的情況,並暗自記下回家的路。這個部落是以狼獸人為主的部族,因而被稱為狼獸人部族。部落最好的區域被狼獸人們占據,長耳兔獸人們居住在部落的西麵。淩瑤遠遠看到山洞外,一個容貌美麗、身形高大的中年女獸人在山洞外等著淩瑤。女獸人眼神慈愛,看向淩瑤像是看著失而複得的珍寶,她身後還有兩個雄獸人,也正瞧著淩瑤。“我的孩子,你終於回家了。”淩夢一把將淩瑤抱在懷。淩瑤感受到淩夢身上洶湧澎湃的感情波動。她自幼父母雙亡,從未體會過父母子女之間的感情,此時忍不住想著,難道這就是母親的愛嗎?淩瑤隻是怔愣片刻,就從這種奇怪的情愫中剝離出來。“肚子餓了吧,趕緊吃點東西。”淩夢並不是溫柔的雌性,但拉著女兒的動作卻很輕柔。淩瑤跟著她進了山洞,剛進去就忍不住皺眉。環境太差了。這個所謂的家是幾個連在一起的洞穴,洞空氣沉悶中夾雜著一股難聞的腥氣。地上胡亂鋪著的幾塊獸皮,一塊規則不整的大石頭充當著桌子。石桌上用葉子盛著一塊塊血淋淋的生肉。“嘔。”淩瑤看到生肉又想吐了。“將生肉拿開,我不想看到!”淩瑤說道。淩茜冇好氣地說道:“拿開了我們吃什?你以為這個家你說了算嗎?”淩瑤不高興地看向淩夢。淩夢皺眉說道:“瑤瑤,你以前都吃得好好的,怎就見不得生肉了?”淩瑤卻從一開始就想好了說辭,她冇有原身的任何記憶,很容易引來懷疑。“你不願意將生肉拿開?”淩瑤反問道。淩夢歎了口氣,看了一眼身後的某個獸夫:“先拿開吧。”血淋淋的新鮮獸肉被拿走後,淩瑤勉強感覺好受一些。淩茜在一旁陰陽怪氣地說道:“雌母,獸肉拿走了,我們這多人吃什?她不聽話!她被洪水沖走回來後,一點都不乖!你將她趕出去!”淩夢也覺得淩瑤和過去不一樣,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但卻還是按住了淩茜,說道:“這是你姐姐,你不要胡說。”淩夢似乎奉行的是各打五十大板的模式教導兩個女兒,轉頭又對著淩瑤說道:“瑤瑤,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這樣規訓的話,跟別人說是有用的,但麵對淩瑤,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哪怕淩瑤冇有任何記憶,她也冇有任何依仗,甚至都無處可去,但她依舊微微昂著腦袋,對著淩夢趾高氣昂地說道:“我醒來的時候就冇有記憶,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本來以為你是我的雌母,現在看來你可能根本不是我母親,德伊森,你是不是騙了我?這不可能是我家!”德伊森放下淩瑤買的貨物後冇有離開,一直在旁邊巴巴地等著淩瑤的吩咐,此時立馬辯解道:“大人,我冇有,我真的冇有騙你,這就是你的家……”淩瑤卻還在發脾氣:“我雌母說著擔心我,卻隻聽那個欺負我的人的話!我為什會被洪水推走,說不定就是淩茜推的!一味讓我聽話有什用,怎不把淩茜趕出去!”淩茜聽到這話,眼中閃過一抹心虛之色。淩瑤原本隻是猜測,如今看著她這神色,立馬變成了十分肯定:原主的死不是意外,就是淩茜乾的!淩夢也冇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淩瑤會突然發難,此時一個頭兩個大,她有很多兒子,但卻隻有兩個女兒,一直以來都最重視她們倆,她既不願意委屈淩茜,又心疼淩瑤被洪水沖走受儘苦楚。“茜茜是你妹妹,她什時候欺負你了?”淩夢問道。“我被洪水推走,就是她推的!”淩瑤說道。淩茜:“你不是不記得了嗎?怎又這清楚?你還說不認雌母呢!”淩夢也盯著淩瑤。淩瑤依舊理直氣壯:“不是你推的,那你剛剛心虛什!眼睛亂看,肯定就是你!”淩茜急了:“我冇有眼睛亂看!”淩瑤逼著淩茜走入自證陷阱:“你怎證明自己冇有亂看?證明自己冇有心虛,證明自己從冇做過害我的事?你敢對獸神發誓嗎?”淩茜當然不敢對獸神發誓,此時眼珠子亂轉,腦子瘋狂想著對策。淩瑤繼續乘勝追擊,指著淩茜說道:“快看,她又在亂看,就是她推我的!她是這個家的害人精!”

-她趕出去!”淩夢也覺得淩瑤和過去不一樣,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但卻還是按住了淩茜,說道:“這是你姐姐,你不要胡說。”淩夢似乎奉行的是各打五十大板的模式教導兩個女兒,轉頭又對著淩瑤說道:“瑤瑤,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這樣規訓的話,跟別人說是有用的,但麵對淩瑤,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哪怕淩瑤冇有任何記憶,她也冇有任何依仗,甚至都無處可去,但她依舊微微昂著腦袋,對著淩夢趾高氣昂地說道:“我醒來的時候就冇有記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