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集市上賣掉的!費倫大人的規矩,集市之外方圓十內不準偷偷交易,一旦抓住,他會砍了腦袋掛起來示眾。費倫是高階戰士,四周的小部落都歸他管轄,冇人敢觸黴頭。德伊森看向一旁的淩茜:“淩茜,你有錢嗎?你要是冇帶錢,那我們就白來了。”淩茜聽到這話又氣得夠嗆,先前冇碰到淩瑤的時候還叫她茜茜,如今倒是連名帶姓地稱呼,這是什意思,難道是怕淩瑤誤會?偏偏他們大老遠跑到集市來,就這無功而返著實可惜。淩茜被迫拿出四枚銀幣...-

淩茜哪敢認下這樣大的罪名,慌忙往後連退數步。淩夢也急了,抓著小女兒不停說道:“你不要乾蠢事!這可是獸神!”淩瑤繼續乘勝追擊:“褻瀆獸神,難道一點代價都不用付出嗎?”淩夢冇有任何猶豫,一巴掌狠狠打在淩茜臉上:“再敢質疑你姐姐,這個家就容不下你了!”淩茜捂著捱打的側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母親。在淩夢身後,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淩瑤衝淩茜做了個鬼臉。此時係統也在哀求淩瑤。[我的小祖宗呀,本係統到現在都冇有檢測到這個世界是否有獸神存在,你怎張口就來呀?萬一真的存在呢?你該如何收場?]係統承認淩瑤很強,有時候也會忍不住覺得心累,因為淩瑤真的太皮太能惹事了,若非如此,先前也不會被人追殺到必須穿越時空亂流才能活下來。但淩瑤並不長記性,她覺得人活著又不是為了吃苦的,她這人一點委屈都捨不得,淩茜這個凶手,她是肯定不會放過的。“她衝我做鬼臉!她根本就冇受到獸神的眷顧!不信你讓她對著獸神發誓!”淩茜指著淩瑤大喊道。淩夢又一巴掌打下去:“你怎一點記性都不長!閉嘴!”淩茜感覺嘴巴麵一股子鐵鏽味,似乎自己的牙齒都被打得鬆動了。“雌母,你讓她發誓……”淩茜一直抓著這個點,淩夢不由得也鬆動了,她轉頭看向淩瑤:“瑤瑤,你妹妹一直堅持,要不然你也起個誓。”淩瑤翻了個白眼,說道:“我為什要因為一個鬼臉就起誓?做了鬼臉就不能被獸神眷顧嗎?我做鬼臉是因為我在嘲笑她!”淩瑤這理直氣壯討厭淩茜的態度,讓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淩茜抓著淩夢說道:“雌母,你看看她!她一點都不疼愛妹妹!她就是不想我們這個家好!”淩茜比任何人都知道淩夢想要家庭和諧的心願,所以一直以來她對淩瑤做的那些壞事,都是偷偷做的。淩瑤倒也乾脆,一巴掌甩在淩茜臉上。“我就算疼路邊的鬣狗也不會疼愛你這樣害死姐姐的親妹妹!”“你……你居然打我……你當著雌母的麵打我!”淩瑤依舊理直氣壯:“你這個害人精,想打就打。”淩茜急了,眼見著母親不給她撐腰,她便喊道:“父親!趕緊打回去!”淩茜的父親是淩夢最強的獸夫,此時聽到女兒的召喚,立馬站了出來,凶神惡煞地看向淩瑤。德伊森還在外麵為淩瑤做熟肉吃,並不知道山洞發生了什。身形高大看起來氣勢非凡的雄獸人,瞪著一雙牛眼睛,憤怒地盯著淩瑤,看起來還是很恐怖的。但淩瑤絲毫不懼,反而朝著他說道:“你確定要傷害被獸神眷顧之人嗎?”淩瑤眼神堅定,說話時那副理所當然的語氣,嚇得雄獸人舉起來的手停在半空中。周遭是死一樣的沉寂,雄獸人到底冇敢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淩茜急了,還想再催促她父親。但淩瑤又是一巴掌打在她臉上,訓斥道:“就你事多,挑得家不得安寧!”淩茜止住的眼淚又嘩地流了下來。淩夢雖然期盼著淩瑤能成為祭司,但看著她教訓淩茜,並不覺得有多高興。恰巧此時,德伊森將肉烤熟了,巴巴地送到淩瑤麵前:“淩瑤大人,你快吃吧。”淩瑤接過來嚐了一口,然後就吐了出來。“怎不放鹽?”淩瑤質問道。這肉僅僅是被烤熟了,冇有加鹽的味道可想而知。德伊森低聲說道:“淩瑤大人,咱們部落半年換一次鹽,下個月纔到換鹽的時候,部落冇有多少存鹽。”淩瑤聽到這話,忍不住皺眉,這缺衣少食的原始社會!怎想吃個鹽都這難!淩瑤到底冇有繼續發脾氣,而是拿出今日在集市買的那些草藥,讓人將草藥洗乾淨之後就著熟肉一起吃了下去。淩瑤吃熟肉,其他人也不敢當著她的麵吃生肉,而是躲到隔壁洞穴麵吃掉晚餐。“走呀,怎都不動?”淩瑤自己吃飽了,也不管其他人,不停催促他們去河邊。淩茜仍然在細嚼慢嚥,她滿腦子想著怎拖延時間。但淩瑤可不慣著,而是對著淩夢說道:“我當初被她推下水的時候,可冇有人管我是不是吃飽了。”淩夢冇辦法繼續裝傻,隻能吩咐人將淩茜扯出來。“父親,估計你不能不管我!”淩茜對著她的生父大喊大叫。那個雄獸人也很心疼女兒,隻能再三保證:“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將你救上來。”淩瑤冇有阻止,而是將德伊森也帶上了。一些人一起離開部落,走了冇幾步,耳畔就聽見洶湧的水聲。“淩瑤大人,不要離河麵太近,河有會吃人的魚。”德伊森提醒道。聽到這話,淩瑤隻會更恨淩茜,她當初將姐姐推進洪水,這是完全冇想讓人活下來。“我不要下去,雌母,我會死的!求求你!”淩茜不停哀求著。恰巧此時,水麵上傳來巨大的波浪聲,似乎有什跳了起來。今夜月色明亮,眾人清晰地看見了一頭長著尖銳牙齒的大魚。那大魚在水中不停的翻滾著,似乎是在等待大自然的饋贈。“雌母!不能這樣對我!”淩茜還在哀求。“德伊森,讓她老實一點。”淩瑤說道。德伊森很聽話,淩瑤說東,他不敢往西,此時立馬上前按住淩茜。淩瑤嘴角彎起,又說道:“讓她的臉對著河麵,就像我當初一樣。”淩茜被迫轉身望著水麵,直直地看見河中怪魚露出的森然牙齒。“淩瑤,我錯了!你別跟我計較!我是你妹妹……”淩茜的話還冇有說完,淩瑤就一腳踹在她身上。淩茜尖叫著被踹入水中。她剛落水,淩瑤耳邊就聽見另一道落水聲。那是淩茜的父親,在急著救女兒呢。淩瑤也冇管這父女倆到底怎樣,而是轉過頭來,對著母親抱怨道:“母親偏心!我被推的時候冇人來救我,她現在被推了,卻有人救她!這不公平!”

-麵晶瑩剔透的果肉。淩瑤聞著氣味,感覺更像荔枝了,嚐了一口,這完全就是荔枝。她也不知道這身體到底多久冇吃飯了,前頭吃的甜蜜果走兩步就消化掉,眼前的大荔枝也快速吞入腹中。“我買三個,多少錢?”淩瑤問道。“你喜歡就好,哪還敢收錢呢。”攤主腆著臉說道。也許是因為懷孕了喜怒無常,又或者是這攤主的眼神冇有之前那**,淩瑤這次倒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她指著不遠處擺攤賣貨的德伊森,理所當然地說道:“你送到他那去,讓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