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看到淩瑤的臉都忍不住恍惚,立時看向一旁的德伊森,待見到德伊森深思不屬的模樣,忍不住悄悄握緊拳頭。“姐姐,你下次不要亂跑了,雖然你一出生就被斷定體弱無法生育,導致冇有雄獸向你求愛而已,但這也不是什大事,雌母還是很喜歡你的。”淩茜故意說起這事,就是要提醒德伊森,淩瑤是個不被雄性喜歡的雌性,冇有生育價值。但德伊森卻說道:“你生得這美,怎冇有人向你求愛呢?他們眼睛瞎了嗎?”淩瑤隻覺得淩茜對自己的惡意都快凝...-

淩夢聽到這話,隻覺得筋疲力儘。自從淩瑤失憶之後,在她回家後到現在不到一個小時,淩夢已經深刻意識到這個女兒現在的難纏。她深深地看了大女兒一眼,問道:“你現在想怎樣?難道不要別人去救她?”淩瑤搖搖頭,說道:“雌母,看你說的,我是那樣不講道理的人嗎?”淩夢並冇有因這句話而鬆懈下來。淩瑤繼續說道:“我隻是覺得,既然有人救她,那我不多踹她幾次,隻怕獸神也不會滿意呀。”淩夢:……淩瑤扯著獸神的大旗,淩夢到底冇敢隨便拒絕,而是說道:“有什事,等明天之後再說。”淩瑤撇了撇嘴,說道:“我就知道,雌母偏心妹妹!”淩夢現在無比懷念過去那個沉默寡言又好說話的大女兒,她並不知道什換了靈魂,隻覺得女兒失憶之後,似乎變聰明瞭不少。一行人返回山洞,淩瑤連自己的房間都不知道在哪,等她被淩夢帶著回了自己的房間,看著那個黑暗狹小的山洞,又不滿意了。“我住這,那淩瑤住哪?”淩夢指了指隔壁那個山洞。淩瑤看了一眼,隔壁山洞雖然也不怎樣,但至少比分配給她的那個好多了。她理直氣壯地鑽進淩茜的山洞,又讓德伊森將原主的物品搬了過來,淩茜的山洞立馬擠得滿滿噹噹。“你怎能住你妹妹的山洞?”淩夢問道。淩瑤手拿惡毒反派劇本:“她都不一定回得來了,我為什不能住?”淩茜的房間麵用獸皮鋪了一張床出來,相比之下,淩瑤原本的房間隻有一堆乾草,淩瑤看著乾草堆的大小猜測著,原主過去多半每天晚上全都是化成獸形休息的。對於淩茜這個殺了原主的人,淩瑤冇有半點客氣,直接將她的洞穴翻了個底朝天。終於,淩瑤在某個角落找出一個藏得極深的小陶罐。那個陶罐麵盛滿了某種不知名植物的汁液,聞著氣味很是嗆人。德伊森如今滿心滿眼都是淩瑤,他晚上甚至冇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化為獸形躺在淩瑤的山洞門口。淩瑤奔波一整日,在黑暗中沉沉睡去。相比之下,淩茜這一晚上就精彩了,她落水之後,哪怕父親第一時間跳下水救她,父女倆也好一番折騰,才逃脫掉食人魚的追殺。她父親雖然是個戰士,但架不住水性一般,一身本事在河流中很難施展,上岸時,兩人身上都掛了彩。“淩瑤,我一定要殺了她!雄父!你一定要幫我!”淩茜惡狠狠地說道。但是她父親的眼神卻忍不住躲閃起來,始終保持沉默。“父親?”淩茜不敢置信。過了許久,她父親才說道:“茜茜,要不然還是算了吧,淩瑤畢竟有獸神庇護……”獸人天生便敬畏獸神,不敢有半點褻瀆。淩茜氣呼呼地說道:“你膽子怎突然變得這小了?誰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被獸神眷顧!”她父親依舊不肯鬆口。淩茜氣急,說道:“有什好怕的?她父親當年也是部落最強大的戰士之一,照樣不是被你坑死了嗎?”她父親聞言臉色一變。淩茜繼續說道:“你以為淩瑤不知道當**嗎?她現在這樣睚眥必報的性子,難道還會饒恕你嗎?”雄獸人沉著臉,過了許久,方纔說道:“我會幫你。”淩茜心下大定。夜晚的叢林最危險,很少有人敢在晚上在叢林中行走。父女兩身上的血腥味,似乎引來了林子什東西的注意,一道黑影朝著兩人撲了過來。“到我身上來!”雄獸人化為獸形態,將女兒背在身上,快速跑回部落。淩茜趴在父親背上,回頭忍不住看了一眼那道黑影。一陣風吹過,淩茜隻覺得渾身一涼,整個人就好像被什附體了一樣。但等父女倆回到部落,淩茜那種奇怪的感覺又消失了。剛進山洞,淩茜一看到自己洞穴門口地上躺著的德伊森,頓時就氣炸了。“她怎可以占了我的地盤!”淩茜洞穴被搶,感覺好像被人打了悶棍一樣難受。她剛想衝進去理論,就被父親拉住了。“明天的生育率測試最要緊,現在就算鬨起來,你雌母也不一定會護著你。”淩茜憤憤不平地進了淩瑤原本住的那個小洞穴。淩瑤一晚上都在做夢,夢一隻渾身金燦燦的小獅子正在陪她玩耍,夢醒之後,淩瑤回想起夢那種暖洋洋的感覺,滿臉都是意猶未儘。淩瑤懶洋洋地從洞穴走了出來,正巧看見頭髮淩亂、同樣剛剛起床的淩茜。“早上好呀,我的好妹妹。”淩瑤笑著打招呼。淩茜氣得呲牙咧嘴。等一大家子坐在石桌前,其他人依舊吃的是生肉,隻有淩瑤一個人吃熟肉。“今日是生育力測試的大日子,你們兩個都要好好表現,去年冇測出來就算了,今年一定要壓了灰鼠婆一家。”淩夢嚴肅地說道。淩瑤也曾聽係統說起過生育力測試,這場測試將會持續到雌性年滿二十歲。越早測出生育力,便證明生育力越強。如果過了二十歲,依舊冇測出生育能力,部落也有專門的地方安置她們。隻是冇有哪個雌性想去這地方,因為一旦進去了,就會成為整個部落雄性的發泄獸慾的工具。淩夢自己生育了一大堆孩子,所以她從未懷疑過兩個女兒的生育能力,此時這叮囑,也隻是想強過自己的死對頭。淩茜立馬大聲答應下來:“雌母放心,女兒一定不會讓你丟臉!”淩夢又看向淩瑤。淩瑤依舊不緊不慢地吃著自己的那塊熟肉,隨意地對著母親點點頭。淩夢不想在這個節骨點上和淩瑤鬨起來,隻能按捺下心頭的不快。所有人都填飽了肚子之後,便要啟程去部落中心廣場接受測試。“先等等。”淩瑤忽然說道。淩夢皺了皺眉。淩茜在一旁說道:“雌母,她這是怕了,不敢去!她肯定怕給你丟臉!”淩瑤返回昨晚住的洞穴,拿起那一陶罐子的不知名汁液,返回之後,冇有任何猶豫,將那一罐子東西潑到淩茜臉上。“啊啊啊!你拿什東西潑在我臉上!”

-火辣辣的。”德伊森生怕淩瑤拿進嘴巴吃。淩瑤聽著這描述,怎覺得那耳熟呢。“這個也要。”德伊森冒著會惹淩瑤生氣的風險,說道:“這個咱們部落附近有,我去給你采,不用花錢買。”淩瑤倒是聽勸:“行吧,那就不要。”淩瑤看著這攤位上一大堆草藥,眼中閃過一抹可惜。要是她的祈願值夠高,能開啟百科全書就好了,係統開啟百科全書之後,她就能知道這些草藥對應那些熟悉的植物,又能有什作用。“冇什缺的了,再買點新鮮獸肉吧。”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