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門。隨著姐子空一聲“給我殺。”姚家天空立馬被血染血,姓家一條條藍色閃電劃過所到之處皆在血光,姚五分之二的領地頃刻間屍橫遍野,此時天空降下大雨伴隨著幾道響雷主院的家主與長老感到不妙便衝出大院發現秀院剩下的隻有屍體與被血染紅的地板,突然一道閃電劃過他們眼前一位長老人頭落頭,家主與餘下的長老頓感不妙雙掌合實,黯,黑暗的屋子在這一刻亮起穴道火焰,隨著後院燃起大火,家空才與眾人趕往那邊,這時剛過偷襲的家麵...-

天空烏雲密佈,山腳下已橫遍野烏鴉啼叫不停.隨著空中一聲龍嘯,大戰也一觸即發,金色大旗與紅色大旗交織在一塊,怒號聲響徹雲霄,金旗是姬家,紅旗是姚家,整片戰場在電光火石間再一次受到破壞,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金色鎧甲手拿長槍,臉上滿是鮮血,洛月思胡也快被染紅,這些血並不是為他自己的,而是敵人的,雙眼一亮閃電便附滿全身,雙腳向遠方紅色姚家大旗走去,速度越來越快從走到跑。閃電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一瞬間人群中便空出一條路將姚家與姬家兩族分隔開,隨著長槍一亮,“姚家旗斷了,和阿!”姬家人群中有人大吼道。不一會中年男子便將姚家領頭人擊殺,這個男子便是姬族族長之子一姬子空。此時山頂烏雲整合一條黑龍長嘯一聲,將山頂金光給吞冇了,這一刻整座山失去了原來的神聖,與普通的高山相同,一座由三條白色小龍纏繞的黑塔從山頂緩緩飛向姬空手中,有將士興奮的喊到:“我們贏了。”姬子空高舉黑塔一道龍威覆蓋整個戰場,這時姬子空猶如一尊魔神一般,他高興的對姬家子弟說:“我們回家。”這時一道鼓掌聲響起,啪,啪。“不愧是東勝神州年經一輩金剛境第一,姬行天生了個好兒子。”一位揹負長馬滿頭白髮臉上有少許鄒紋的老將說道。姬子空回禮雙眼凶煞的盯著他道:“小多謝姚家二祖不備稱讚,不知前輩所為何來,此戰我姬家已勝。”老將捋捋鬍子笑道:“誰說你姬家勝了,這龍背山脈自古便無主,要我說此次你姬家能獲三道龍氣我姚家也有一半的功勞,不如我們平分如何?”姬窄回頭望了一眼將士再看姚家援軍,他深知敵眾我寡便恭敬的道:“現在我等過於疲勞需回族休整不如前輩三日後到姬家商討此事如何?”老將火笑道:“好,三日後我便到貴府做客。三日後,老將與姚族族長與幾位長老到姬族。姬族族長姬行天坐於主位之上,幾位長老領姚家眾人進大殿,大殿外透出一絲半絲靈氣,殿內更是濃鬱是一塊修行室地。大殿門前有兩座石獅門上掛有清心殿三個字,殿內寬暢明亮,四個方位都有紅桂支撐。兩族長老說說笑笑地走進大殿,各自入坐後姬行天端起酒杯,向客人敬酒道:“各位來說是客,如我姬家招待不週還請各位多多海涵。”隨後便一飲而儘,坐下家兩族人都互敬而飲,這時姚家老將一臉奸笑道:“三日前我曾與姬子空約定在.此閱淡瓜分龍氣不知現在何處。”姬行天陪笑道:諸位不知,近日犬子將有大喜之日還在操辦,稍後即到。”之後他們便聊家常耐心等待。要會將要結束時姬子空一手托塔一手牽著一名好來到殿堂此女子長髮齊腰,唇紅齒白,眼含桃花,一襲紫白長裙,已有腹子將近**月大。這時姚家族長與長老站起身來行禮道:“姬家將得一子可喜可賀。”姬子空日敬後,老將便起身道:“三道龍氣如何瓜分了姬長呈道:“分不了,此戰你族本就敗了,還想拿到好處不成?”老將提緊拳頭凶惡狠狠的盯著姬子空道:“你敢騙我。”雙手人成掌合實口中吐出一道火線噴姬子空,姬子空將好拉向身後躲開這道火術。姬行天頓時怒了手拍桌子道:“這是姬家你們想乾嘛。”“父親不必與他們多言打出去便是了。”姬子空雙手結出子,寅雙印頓時全身附滿電閃電,一指指向老將一道閃電便如毒蛇一般快速刺向老將,老將推開雙手用力合實頓時出現一個火焰龍頭迎接雷電,雷電不及,不一會便被打散,老將大笑:“區區金剛境也想打贏**嗎。”又轉眼看向女子:“大好年華不如跟了我?”姬子宣大怒雙拳附帶閃電打白老將,老將亦不躲閃單手便接住,姬子空趁老將不注意便釋放塔內龍氣,一瞬間三道條白龍穿過老將十幾次,老將雙眼一瞪口吐鮮血便傲倒下了。此時姚家族長怒道:“好一個來者即是客。”身邊兩位收老一個衝向姬行天一個衝向姬子空,餘下的都與殿內姬家長老對上,正打得不可開安時姚族族長便手貼黃紙符衝向女子一聲封“打在了女子的腹部,頓時大殿都安靜了,姬子空見狀衝向好道:“瓏兒,”此此時姚家都向門外跑走了。到了晚上好醒來,姬子空正陪在左右,楚玲瓏道:“孩子怎樣。”“老祖說孩子無大礙,隻是出生後可能會因此咒而遭來寡運,出生時也許會有不詳。”楚玲瓏聽後眼淚直流問道:“那怎辦。”“經過商討絕定等孩子生下來後再封印這個詭咒。“姬子空道。”孩子出生後會不會早夭”整玲瓏道問道,“有這個可能”姬子空強忍悲痛了出來。這時幾位老嫗走了進來皆是姬家老祖,姬子空行禮後問道:“姑祖可有破解之法。”為首的老嫗柱著柺杖杖向床邊走去伸出鄒巴巴隻剩皮的手掌觸摸楚玲瓏的腹部,雙眼一閉右手實指上的戒指微微一閃,片刻後老嫗睜開雙眼搖了搖頭道:“難,難,難,實在太難了,如若用家族古紋刻入不能保證玲瓏的平安。”玲瓏哽咽道:“還請姑祖救我腹子.”姬子空聽後聲音放低問道:“還有冇有其它的辦法。”“有,但是更難。”老嫗閉眼搖頭道。“什辦法。”“將黑塔中三道龍氣引入玲瓏腹中再加我族族紋刻在胎兒丹因處,鎮住此咒將能否徹底化咒還得看此子了。”姬子空大喜道:“多謝姑姐,不知何時開始。”“五日後吧,法陣列好了再開始。”隨後幾位老嫗便離開了。楚玲瓏由悲轉喜恨不得馬上開始,姬子空也鬆了口氣道:“我去為製一塊封入孩將來封入孩子的垣脈中,也好減輕孩子的痛苦。”楚玲瓏聽後點頭,姬子空安扶好冷瓏後轉身離開,走出寢宮姬子空轉頭看向巷子巷子,巷道不寬不窄剛好可站兩列人,為首的蒙麪人向前單膝下跪雙手行禮道:“頭,已經準備好,何時行動。”姬子空扶起蒙麪人道:“他姚家敢鬨我姬家怎也得掉塊肉吧,兄弟們今晚辛苦你們了。”隨後另外兩位蒙麪人背附長刀雙手將天雷槍遞給姬子空接過天雷槍著身體舞了一段花槍後將槍柄狠砸地上,地上石板裂開兒道痕,姬子空道:“殺”身後百位蒙麪人拔出長刀全部電奔向姚族。

-便開口:“來來來,兒子無需拘謹,讓多爹抱抱。”說著便伸手抱向金龍,金龍見狀再次用頭將娘子空撞倒,楚玲瓏見到後大怒,右手立出兩支纖纖玉指在口前,口中念龍族咒語,隨後用雙指點金龍額點一瞬間一條條黑鏈從地上伸出,將金龍束縛住,隨著金色龍磷退去,黑鏈也漸漸消失,金龍變成了繈褓中的嬰兒失去了妖的氣息。楚玲瓏歎氣道:“待日後再幫你化解此咒教你妖術。”這時姬子空上前抱走孩子道:“娘子呢、現在趕緊封入孩子體內,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