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行天一個衝向姬子空,餘下的都與殿內姬家長老對上,正打得不可開安時姚族族長便手貼黃紙符衝向女子一聲封“打在了女子的腹部,頓時大殿都安靜了,姬子空見狀衝向好道:“瓏兒,”此此時姚家都向門外跑走了。到了晚上好醒來,姬子空正陪在左右,楚玲瓏道:“孩子怎樣。”“老祖說孩子無大礙,隻是出生後可能會因此咒而遭來寡運,出生時也許會有不詳。”楚玲瓏聽後眼淚直流問道:“那怎辦。”“經過商討絕定等孩子生下來後再封印這個...-

姬族門外有上千射皮金甲手拿金色長槍,為首一排騎著戰馬的人皆為將領,其中一個下馬對姬行天行禮道:“前輩鄢乃南部今生前世海的通訊使,我家空人幾日前見天地有異動推衍下來發現是在姬家出了一個天地不容的水妖孽,主人命我等來處理一下,還請長老開門迎接我等的到來,給姬家一個太平。”姬行天怒道:“我姬家有冇有妖孽自己清楚,還用得著你們這些外人來管?真是欺我姬家無人了?哼。”信使道:“姬家這幾日恐怕商業,農物等事事不順吧?都是那個妖孽降臨惹來的,希望先輩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姬行天揹負的雙手捏緊道:“你們想謀我姬家領地就直說,要打就打。”說完一位坐於馬上的頭領便跳離馬身手持長槍刺向姬行天。這時姬子空趕到也手持長槍從姬行天身後衝出去迎戰,雙槍的槍尖刺在一起,頭領順勢用槍向後卸力而後向上一捺,娘子空用槍頭支撐地麵而後發力向後退去,頭領擦空後再次衝向前對姬子空橫,姬子空雙手持槍餘劈格擋,頭領的長槍打在姬子空雙手之前間,姬子空順勢用槍身繞著頭領的長槍舞了一小段花槍而後打在頭領的雙手上,頭領疼得放下長槍,頭領見狀惱羞成怒大吼道:“地龍護體,金剛體開。”隨之地止出現一條黃龍繞在頭領身上形成的鎧甲堅硬無比,姬子空不等他先出手,便一槍直刺他的心臟,隨著鮮血射出頭領身上的泥土瞬間沉解落在地上變成了爛頭領不甘的指著姬子空“你……”姬子空收回長槍嵌身後道:“龍金剛境我還從未遇到過對手,你不算什。”其餘的頭領憤怒不已恨不得馬上池上去割下姬子空的頭顱,姬子空察覺到無限殺機便將長槍走於腋下指他們道:“你們一走上吧,一個一個來太麻煩了。”話聲未落眾頭領一齊騎馬衝向姬子空,娘子空絲毫不懼也向他們衝去,女眾頭領手上不是長槍就是戰斧一齊扭向姬子空,姬子寶身體一斜長槍一掃躲過了所有攻擊,也滑到了對麵的陣營。姬子室連忙跳上剛纔陣亡頭領的戰馬衝向眾戰將,眾戰將見狀竟不保留動用術法,火鳥,水蛇土熊金色大斧一齊打向姬子室,姬子室右手持槍,左手立出雙指發動雷術,頓時姬子空的身上附著的雷電形成雷鎧長槍上繞著一條電花,在激烈的碰撞下,姬族大門前出現了一個大坑將雙方隔開,坑有十多具屍體皆是與姬子空大戰的頭領,姬子空騎的戰馳倒在其中,此時隻有姬子空一人手持長槍立於坑中,身上滴血不沾如同戰神一般。姬行天後的姬家長老都拍稱快,姬行天捋了捋鬍子大笑:哈哈哈,此乃我姬族虎將,你等有誰不服儘管上來。”通訊使見狀急忙從腰間的容納靈器中取出一張紙合實於雙掌間口中說出:“主人姬家少主有些強一人便將眾頭將斬殺,請主人再派些金剛境之上的強者。”說完紙符化成一縷白煙散在了中空中。這絲絲白煙飄到了一處地方,此地仙霧繚繞地上白濛濛的一片皆是霧,白霧撲成一條路,路的兩旁有兩列石柱,柱上紋有龍紋,柱頭上燃有火焰,白煙順著這條路來到了儘頭;儘頭是一處富麗堂皇的宮殿,宮殿內是大堂,堂內兩邊都坐有武將,堂上坐著一位舉止優雅,眉清目秀,的少年,少年眉心處有一個金色字元,少年似乎感應到什右手立起雙指意念一凝白煙迅速聚成一張紙符,坐下的武將見狀都安靜下來,少年口中道出一聲“念,”大堂內就響起通訊使的話,少年聽後鄒了鄒眉頭道:“諸位有願去助戰。”武將們聽了通訊使的話後深知姬子空的強粉紛覺議後道:“我等都願助戰。”少年聽後笑了笑道:“好,有勞大家了,這此戰結束後我大擺宴常犒勞諸位。”說完眾將起身對少年行禮後隨十道光束消失在宮殿內。一個時辰後十位大將降臨在姬家大門前,此時黑雲壓城,通訊使身後是上千士兵皆是五神境,身前十名戰將在三名是金剛境大圓滿,五名將**打眉三合,兩名打開五合,這個戰力快要將姬家比下去了。女星家這邊姬行天**境大圓滿,姬子空金剛境大圓滿,其餘八名長老皆是**境兩合層次,此時大戰一觸即發。姬行天抽出姬家家法去天天迎戰兩名五合的戰將,姬子空獨戰名金剛境大將,大長老姬劍與二長老姬傑各一對一其餘長二打一,家子弟也與上千士兵開戰。姬行天左手,在天上滑過,玄天不立馬附上雷電,姬行天對戰的兩名戰將皆是火修,兩名戰將雙槍一合衝向姬行天,雙槍上出現了火雀的圖象,姬行天手中玄天尺向前一劈附在尺上的雷電形成了麒麟.鹿燕鹿林大吼迅速衝向火蒼,此時兩名戰將很是吃力,雙槍分開,火堂也因此分成了.兩隻但威力大不如前,姬行天毫不廢力左手背於腰後,右手立出雙指使用禦物術,雙指引著玄天尺迎戰,雙指一揮玄天尺衝向前橫掃,雷電所形成的麒麟也伸出一爪向兩隻火雀拍去,兩名戰將用槍尖頂住去天尺,火雀絲毫不敵隻能洋攻,幾回合下來兩名戰將的右手幾乎被震斷了,口中不斷吐著鮮血,火雀也被打成微弱的火焰。現在姬家大門前硝煙瀰漫橫廣遍野,大多是士兵的,但姬家大多數子弟也負重傷再戰,姬子空這邊的戰鬥也到了白熱化,姬子空手持長槍迎接打來的長劍、戰斧、弓箭,雖然說姬子空是東勝神州金剛境第一,但麵臨這樣的陣害卻也有些吃力,姬子空長槍上的雷依舊凶猛打在長劍上炸出火花,手拿長劍的戰將冷笑道:“你的長槍還不錯,已經將我的劍打斷數十次,但我可是煉空土,可以重塑,別做無畏的掙紮了。”姬子空用力一推將拿長劍的戰將推向遠方,又掃了幾棍將弓箭射來的白水凝成的之水箭後說:“我乃東勝神州金剛境第一,你們對我來說不算什,但對於其他金剛境的人來說你們還不錯,現在我要動真格的了,做好被斬殺的準備。說完用左手雙指點自己的眉心,這時天地發生異動,天空電閃雷鳴,姬子空右手上的長槍不時發出幾龍瀟聲,姬子空兩眼一閃不時伴有閃電,眉心亮出閃電的印記,口中在喊:“九雷秘術、第一雷磁雷。”飛沙走石間產生了感應,不停的應電產生場域,三位戰將的感知力受到了乾擾,姬子空手握長槍口中再喊到“雷動”喊完姬子空以電的速度迅速穿過持劍戰將,持劍戰將反應不及胸口被穿出了一個大窟窿,姬子空用力一振長槍閃天空隨著他衝擊的軌跡降下雷電持劍戰將被劈成了飛灰。持戰斧的戰將見狀用戰斧向前一劈山麵衝起一道道火柱打白姬子空,子姬子空再喊“雷隱”之後消失在雷電中,這時持戰斧的戰將慌了不停的亂揮戰斧,戰斧揮動的軌跡出現火焰中保護著戰將,弓箭手也提高警惕但他們身處磁雷的場域中這些都無濟於是,突然弓箭手後背被長槍刺穿倒了下去,弓箭手倒下後姬子空又隱入雷電中,揀戰斧的戰將徹底陷入恐慌衝向姬家陣營對姬家重傷已無法再戰的姬家子弟出手,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雷鳥”隨著一聲鳥鳴姬子空與長槍化成一隻雷鳥衝向手持戰斧的戰鬥將,戰各即將劈到一名年經子弟時,雷鳥打在了戰將的背後,長槍刺穿了戰將的心臟,戰將的鮮血灑在年經子弟的臉上,年經子弟的長情從驚恐變成放鬆,吃力的站起對女臣子宣行禮道謝,姬子空點了點頭後轉身衝向戰場中。另一邊幾位長老與五名戰將在姬子空打成的大坑中周旋,七長老和八長老已經戰死,大長老姬劍和二長老姬傑勉強還能抗衡其它長老都身負重傷估計支撐不了多久,這時一杆長槍飛過來將戰將與長老分開,姬子空如閃電一般瞬間來到大坑中,一把尺子也附著麒麟來到大坑,是姬行天將先前兩名戰將擊殺後趕來。麒麟一到對方三名戰將被雷電擊成飛灰,通訊使大感不妙於是抽出劍間的長劍跳入大坑中釋放威能,姬行天大驚道:“我本以為你不過是一名螻蟻,看來是我低估你了。”通訊使冷笑道:“我本不想出手,是你逼我的。”其他長老也大感不妙失聲道:“三火境。”

-思地說:“這氣息確實是我們的孩子的,這雖太神秘了,隻能探查到部分氣息無法感應到其中的生命活動,我去找老祖來。”姬家旁院有一座巍延的高山,站在姬家隻能看到山腰,還在一部分真入雲霄,雖然隻是半山腰.,但接近雲端的地方時常有雷電劈下。姬子空來到山角下與守山老祖打過招呼過後便直徑深入山中,山中有一個亭子,亭子的中央就是姬家專用的傳送陣,姬子空將族牌印在東部的紅柱上,亭子中央的花紋亮了起來,隨著一道雷電劈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