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期。更重要的是,康熙皇帝想借韋曉寶進入江湖的機會,在武林中引發一場針對天地會的危機。韋曉寶帶著這兩條假辮子和一把磨得鋒利無比的剃頭刀,前往嵩山少林寺,來到達摩院找到池蓮子。他用天下最動聽的言辭,請求池蓮子代替他前往天子山,而他則會剃光頭髮,向池蓮子學習一些佛教的相關知識,留在達摩院代替池蓮子做和尚。池蓮子知道韋曉寶聰明伶俐,學什像什,而且覺得這種李代桃僵的“寡婦之戰”很有趣,便與韋曉寶互換了衣服,...-

池蓮子笑著說:“冇錯,我這輩子冇什大誌向,除了賭就是酒了,對仙女般的女子更是情有獨鍾。不過,這次我來絕對冇有和兩位競爭的意思,隻是想看看這姓劉的女子到底美到什程度,如果實在是機緣巧合,我也就不客氣了。”池蓮子因為和韋曉寶太熟悉了,說話的語氣和韋曉寶簡直一模一樣。隻要他們兩人不在一起,就算是神仙,也難以分辨真假。司馬宏聽他這說,笑道:“韋兄,聽說你整天沉迷於酒色之中,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池蓮子微笑著說:“古人有雲,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我隻是遵循古人的教誨罷了。至於色嘛,孔老夫子都說過,食色性也。”他瞥了一眼皇伯虎,又道:“兩位來此,難道不是為了一個色字嗎?”司馬宏大聲道:“好,說得好!我再乾一口,表示佩服!”隻聽他喉嚨一陣“咕咕咕”的聲音響起,至少又有三兩酒進了肚子。他豪爽地又說:“山中風大寒冷,我說皇甫大公子,你也來一口吧。”說完,他雙手向外輕輕一推,酒罈像旋轉的陀螺一樣帶著一股強勁的力道飛向皇伯虎。皇伯虎淡然一笑,靜靜地等待著酒罈飛到胸前。他姿態輕鬆瀟灑,暗地早已運功十二週天,將周圍的氣息納入體內。皇伯虎算定旋轉而來的酒罈中必然有千軍萬馬之勢。眼見酒罈逼近,他輕喝一聲,巧妙地施展出柔勁,用四兩撥千斤的手法,一撥一弄,酒罈上的萬馬之勢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酒罈穩穩地托在他的手掌上,他竟然麵不改色,氣不喘。司馬宏一愣,冇想到自己用了八成的功力,卻被對方輕輕鬆鬆地接住了。他哈哈笑道:“皇甫兄果然有皇甫盟主的氣勢,真是令人佩服啊!好功力,我甘拜下風。”皇伯虎是晉冀魯三省武林盟主皇甫黨的兒子,所以司馬宏纔會這說。實際上,皇伯虎也冇好到哪去。雖然他用巧勁化解了巨大的力量,但由於這股力量實在太大,在移步換位之間,他仍然被強大的內力震得氣血翻湧。皇伯虎強裝鎮定,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說:“書聖司馬宏果然名不虛傳,單就這一手內力,普天之下能與之抗衡的人冇幾個。”池蓮子皺了皺眉,打斷他的話道:“你們倆行了吧,難得見麵,今天又是為了美人而來。美人還冇出現,你們何必互相吹捧呢?”司馬宏乾笑了幾聲說:“韋兄說得對,主角還冇登場,我們這些配角就自以為是了,豈不是讓人笑話。”皇伯虎連忙說:“也是。依我看,前來參加招親盛會的人肯定不止我們三個,說不定已經有人來到附近了,我們說話還是小心點為好。”池蓮子環顧四周說:“我倒是有點懷疑,我們是不是找錯地方了。不然的話,這個時候這出現的人絕對不止我們三個。”突然,有人介麵道:“在這出現的真的隻有你們三個人嗎?”池蓮子一愣,轉頭望去。隻見在迷濛的飛雪中,一個年輕人正輕盈地走來。這個年輕人穿著藏青色的勁裝,麵色白皙,相貌清秀,皮膚白得幾乎透明。他的眉毛中間籠罩著一層寒霜,眼睛透出濃濃的殺意。他的腰間掛著一把紅色劍鞘、紅色劍柄的寶劍。天氣寒冷,大地冰凍,人也感到很冷。因此,殺機顯得更加沉重,就像一把鋒利的劍直接刺入池蓮子等人的心中,三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皇伯虎認出了來人,隨口說道:“冇想到侯兄也有興趣來參加花夫人的招親盛會?”池蓮子從皇伯虎的一句“侯兄”,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來人是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殺手,從未失手過的侯風雲。隻見侯風雲臉上的殺氣更加濃厚,冷冷地說道:“我已經有了妻子,冇有找夫人的興趣,我是來找一個人算賬的。”皇伯虎問道:“不知道侯兄要找的是誰?”侯風雲的目光轉向池蓮子,語氣更加冰冷地說:“我找的就是那個小子,有一筆賬要和他好好算一算。”司馬宏介麵道:“侯風雲,江湖上說你是一隻獵豹,敵人在哪,你就能找到他,今天倒是證實了江湖傳言不假。”池蓮子心卻打起了鼓,他和侯風雲並不相識,更談不上有什得罪的地方,有什賬好算呢?隻聽侯風雲吼道:“姓韋的,你聽到了嗎?把你的劍拔出來!”池蓮子心頭一跳,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侯風雲和韋小寶有過節。但見他殺氣騰騰,本能地握住了劍柄。其實,池蓮子完全冇有必要這緊張,武林中誰都知道韋曉寶除了輕功,在武技方麵冇有什長處。池蓮子隻要裝出膽怯的樣子垂手而立,這場打鬥就可以避免了。

-悚然又拍手稱快的秘事。便是堂叔一時性起,也會時不時地露幾招武功,引得池蓮子心癢難耐,無心讀書。可是,每次他提出要學武,堂叔都會一巴掌拍在他的腦門上,斥道:“你個小蓮子,全家都被人害死了,還不安分守己嗎?”時光荏苒,轉眼間又過了兩年多。這一年冬末初春,堂叔忽然染上了重病,臨終之際,他把池蓮子叫到床前。那雙平素冷峻的眼睛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柔聲道:“小蓮子,你恨叔父我嗎?”池蓮子含著淚回答道:“叔父對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