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突然,眼前閃過一抹紅色,似乎是女子腰間的短裙。緊接著,便聽到一連串的驚呼、哀嚎聲,圍著池蓮子的清兵一個個應聲倒地。池蓮子不由地怔住了。就在這時,眼前寒光一閃,一柄長劍緊緊地抵在了他的喉嚨上。他下意識地順著劍尖看向劍身,再看到劍柄,發現握劍柄的竟是一隻柔若無骨的白皙小手。他緩緩抬起頭,不禁瞪大了眼睛。眼前站著一位年約二十多歲的姑娘,身姿綽約,貌美如花。女子頭上係著一條紅巾,身穿白底撒花窄衫,下著一...-

一彎冷月在這令人蕩氣迴腸的叫聲中,從東邊緩緩升起。大約過了喝一杯茶的工夫,黃河古道的南端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隻見一隊騎手裹挾著滾滾黃塵,從南邊疾馳而來。在這隊騎手的馬蹄聲、馬鈴響和冷月寒星的微光中,隻有迎風飄揚的旗幟和騎手們精湛的駕馭馬匹的技藝可以分辨出,這是一隊身著黃色鐵甲的騎兵。清朝將軍隊編為八旗,有正紅旗、鑲紅旗、正黃旗、鑲黃旗等。馬隊越來越接近那個丘陵。突然,一聲淒厲的嘶鳴響起,馬隊前麵的遊擊還冇來得及反應,就感覺手中的韁繩一鬆,正要側身收緩,胯下的馬已經人立起來,全身一陣顫抖,隻喘了一口氣,就硬生生地癱倒在地上。後麵的馬隊來不及收住奔馳的勢頭,又有兩人兩騎撞了上來,摔了個人仰馬翻。遊擊的武功畢竟不弱,他騰空躍起,右手迅速抽出長刀,一看到那匹在痙攣中被斬斷前蹄的死馬,便展開刀鋒護住了前胸。隻聽得“嘿”的兩聲冷笑,池蓮子從岩畔轉了出來,他神態閒適地在衣襟上擦拭著劍刃上的馬血,大聲說道:“你們這些茹毛飲血、搜刮民脂民膏的傢夥,侮辱我們的衣冠,屠殺我們的村莊,你們這些惡貫滿盈的韃虜鷹犬,化外蠻夷,現在就是你們的死期到了!看劍!”池蓮子大聲喊道,同時揮舞著手中的長劍,向遊擊刺去。遊擊見這個年輕小夥子一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的神態,不禁又氣又怒,“哇呀”一聲暴喝,撲了上去。那間,一片耀眼的刀光籠罩了池蓮子的全身。這淩厲的刀光,在當時確實讓南明的義軍們聞風喪膽。滿清軍民在黑水白山之間生息繁衍多年,生性剽悍,抵禦外敵,搏殺猛獸,錘鍊出了一套極為精深的兵器冶煉技藝。他們的刀劍,經過千錘百鍊,鋒利無比,在晨霜的映襯下,閃耀著冰冷的光芒。他們在馬上馬下的刀術劈刺,幾乎是從孃胎就開始練習,猶如耕種一般,日日不輟。雖然冇有什神奇玄幻的招數,但那凶狠毒辣、密不透風的攻擊,卻猶如狂風暴雨一般,渾然天成。池蓮子迎著滿清遊擊的刀鋒,冷哼一聲:“來得好!”他手中的長劍一晃,劍走偏鋒,突然大喝一聲:“著!”滿清遊擊悶哼一聲,接連幾個翻滾,“撲通”一聲掉進了黃河。緊接著,隻見劍光閃爍,池蓮子刺出的半道弧線又劃斷了第一匹馬上一個被俘者身上的繩索。眾清兵立刻圍了上來,但池蓮子卻毫不畏懼。一開始,他還以為這個遊擊的本領一定非常高強,會和他有一場激烈的搏鬥。冇想到,不到一個回合,這個高大威猛的滿族騎士就稀糊塗地身首異處了。這群驕橫慣了的清兵大喊一聲,包圍圈立刻縮得像鐵桶一般。狹窄的黃土大道自然無法讓戰馬馳騁,七八個清兵跳下馬來,挺刀步鬥。頓時,七八道寒光如閃電般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陰森可怖的刀網,將池蓮子逼向了路旁的斷崖。

-以血祭幫父。”劍鋒一揮衣袖,待掌壇總管退下後,他轉身坐下,喝道:“將那個玉眉押上堂來!”走廊下傳來一陣吆喝聲,兩名刀斧手押著一位紅巾軍首領走上堂來。隻見她那端莊的臉上依然是一副不喜不悲、不怒不怨的神情,微微低著頭,站在大廳中央。她正是池子在黃河邊上遇到的那個姑娘。玉眉朝著神龕頂禮膜拜,默默祈禱:“弟子玉眉觸犯幫規,甘願領死。祈求幫父慈悲為懷,超度弟子。”祈禱完畢,她站起身來,朝著劍鋒施了一禮,說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