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和溫家兄弟、劉威、老吳等人小賭一番,但這已經無法滿足他的賭癮了。於是,他常常偷偷溜出皇宮,到外麵的賭場去與人豪賭。好在他有錢,輸得起。在查抄權臣鼇拜的家財時,縈額圖將貪汙所得的四十餘萬兩銀子分給了韋曉寶。有了這筆錢,韋曉寶更加肆無忌憚地出入賭場。韋曉寶又從皇宮溜了出來,來到了天橋的“彩”字號賭坊。在押寶的過程中,他聽到了一個傳聞:一個姓花的年輕俊俏寡婦要擇郎君!寡婦再嫁,本不是什稀罕事。但問題是,...-

到了池蓮子麵前,池元德說道:“賢侄,就像毒蛇咬了手指,壯士會斬斷手腕一樣,哪怕隻剩下三戶人家,也要滅亡秦朝;就像張良在博浪沙用鐵錐刺殺秦始皇一樣。叔父這多年來隱姓埋名,隻是因為時運不濟。這是池家祖傳的青鋒寶劍,叔父現在已經病入膏肓,無法再傳授你武功和劍術了。而且,叔父的武功本來就不精湛。今天把劍傳給你,你可以拿著它去少林寺,叔父有一個好友現在是達摩院的首座。”池元德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沉重,臉色逐漸變得蒼白,雙手顫抖得幾乎無法握住寶劍。池蓮子在驚恐之餘,正要上前攙扶。池元德突然雙手將寶劍舉過頭頂,仰天長歎:“蒼天啊,蒼天!空有這三尺青鋒,卻無法報仇雪恨!”說完,他雙手一軟,寶劍從空中落下,割斷了他的喉管,他也頹然倒在地上。池蓮子目睹了這一幕慘劇,心痛欲裂。看著人們伏在屍體上大哭,他卻冇有流下一滴眼淚,隻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望著叔父那消瘦的麵容,心中不禁肅然起敬。池蓮子明白叔父自殺的良苦用心,在將叔父安葬入土後,他毅然決然地前往少林寺。轉眼間,十幾年過去了,池蓮子正想著告別師父下山複仇,韋曉寶卻來到了少林寺……就這樣,池蓮子踏入了充滿險惡和血腥的江湖。池蓮子經過再三考慮,決定還是先去報仇,然後再去為韋喜寶“比武招親”。機緣巧合,時機終於來了。這一年,朝廷派丞相巡視江南,官船停在鎮江,要求江浙行省的文武官員前去拜見。那個鐵爾木已經升任江浙行省的台官,理應在拜見官員的行列之中。池蓮子聽聞此事後,日夜兼程地趕往鎮江。到達鎮江時已是傍晚時分,他隻得在金山寺下的一家茅店借宿,等待時機采取行動。他聽到人們紛紛傳言,丞相即將回京覆命,其他大員有的返回任職地處理事務,有的則跟隨丞相前往金陵,隻剩下江浙行省的台官鐵爾木還要到金山寺上香還願。池蓮子不禁喜出望外。他心想,這真是上天賜予的絕佳機會,這個狗官的報應終於到了。他一大早就在臉頰上塗了油泥,花了幾分銀子從一個乞丐手中換了一套破爛不堪的衣服,混入了熱鬨的人群中,進入了金山寺的外院。趁著人潮湧動之際,他躲到了一片矮樹林。大約到了午時,遠處傳來了開道的鑼聲,接著二十四對舉著旗幟的滿兵簇擁著官傘從山下走了上來,緊隨其後的是八名手持長刀的護衛,護衛著一乘藍色呢子大轎。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池蓮子不由得雙目噴火。鐵木爾的這頂藍色呢子大轎,走到哪,哪就會遭殃。他強占他人字畫,姦淫他人妻女,殘害他人家庭,謀害他人性命,真是千夫所指,萬人切齒。池蓮子強忍著心中的怒火,緊緊握住劍柄,雙眼緊緊盯著那頂轎子一步步走近自己。五十米、三十米、十步、九步……就在官轎接近樹叢時,池蓮子縱身躍起,跳到了前麵的兩根轎杠之間。儘管複仇的怒火早已燒紅了他的臉頰,但他還是保持著從容和斯文,大聲說道:“各位鄉親父老,轎子坐的就是心如蛇蠍的鐵木爾,晚輩今天要為黎民百姓除掉這個禍害。”就在這時,變故突生,寺廟的場院狹窄,人群驚慌失措地四處閃避,而刺客又夾雜在兩名轎伕中間,儘管有三十二名清兵護衛,但又怎能來得及救援?說時遲,那時快,池蓮子手中的劍鋒劃出一道弧形,直接將轎身攔腰橫劈,隻聽到木框折斷的聲音、錦緞撕裂的聲音,中間還夾雜著一陣淒慘的哀嚎。池蓮子右臂一揮,劍尖挑起一團粘著血肉的官服,緊接著半截官轎轟然倒地。池蓮子深吸一口氣,身形一縱,很快消失在路旁的樹林中。好在此時天色已完全黑透,眾清兵不敢貿然追趕。池蓮子成功脫身,轉而向北而行。卻不巧遇上了這群黃旗兵押解著從民間挑選的美貌少女進宮,他心中不禁豪氣頓生。當下,池蓮子再次揮劍,挑翻了一個清兵。突然,眼前閃過一抹紅色,似乎是女子腰間的短裙。緊接著,便聽到一連串的驚呼、哀嚎聲,圍著池蓮子的清兵一個個應聲倒地。池蓮子不由地怔住了。就在這時,眼前寒光一閃,一柄長劍緊緊地抵在了他的喉嚨上。他下意識地順著劍尖看向劍身,再看到劍柄,發現握劍柄的竟是一隻柔若無骨的白皙小手。他緩緩抬起頭,不禁瞪大了眼睛。眼前站著一位年約二十多歲的姑娘,身姿綽約,貌美如花。女子頭上係著一條紅巾,身穿白底撒花窄衫,下著一條紅色白邊的短裙,腰間係著一條白色素羅衣帶,在略微下垂的地方係成了一朵碗口大的蓮花。她雙目凝視著劍尖下的池蓮子。

-氣不喘。司馬宏一愣,冇想到自己用了八成的功力,卻被對方輕輕鬆鬆地接住了。他哈哈笑道:“皇甫兄果然有皇甫盟主的氣勢,真是令人佩服啊!好功力,我甘拜下風。”皇伯虎是晉冀魯三省武林盟主皇甫黨的兒子,所以司馬宏纔會這說。實際上,皇伯虎也冇好到哪去。雖然他用巧勁化解了巨大的力量,但由於這股力量實在太大,在移步換位之間,他仍然被強大的內力震得氣血翻湧。皇伯虎強裝鎮定,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說:“書聖司馬宏果然名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