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下。聞聲立即從旁邊走出一名紅巾紅髮的少女,她雙手合什,對著香案跪拜了兩次。然後,她扯動壁上的錦繩,“嘩”的一陣響動,神龕上的錦緞帷幕緩緩開啟,露出一尊衣袂鮮明、妙相莊嚴的佛像。這尊佛像頗似大明開國元勳徐達的形象,眉目間透露出英武之氣,腰佩寶劍,手持大刀,兩旁塑著常遇春和湯和的像。兩名女兵拉開幕後,幫主聖壇前,隻聽得一陣整齊的衣衫悉悉之聲,大廳內外的數百名會眾,包括劍鋒、一百單八將、掌壇總管和場院的...-

這一番話讓八名少女唯唯諾諾地退下,全場鴉雀無聲。就在這時,掌壇總管突然走到堂前,俯身說道:“大哥,旗首觸犯幫規,罪不可赦。但念在她身為女子,性情剛烈,又遭受清兵虐待,實在是情難自禁,弟子鬥膽請求大哥開恩,看在她多年來為幫派出生入死的份上,饒她不死,隻給予重罰即可!怎樣?”劍鋒本就不忍心處死宮主的親生女兒,但這是宮主親自安排的,為了維護幫規,他不能因一己之私而違背宮主的旨意。劍鋒板著臉問道:“怎連總管兄弟也為她求情?她賄賂你了?”總管回答:“冇有,請大龍頭高抬貴手。”劍鋒怒喝道:“哼,你身為掌壇總管,竟然要我自亂幫規嗎?”總管連忙答道:“不敢,隻是此事另有隱情。”他冷冷一笑:“哦,隱情?總管的隱情本龍頭也略知一二,你可要小心了啊!哈哈哈……”這一句話讓滿廳的會眾都摸不著頭腦。隻有總管的臉頰突然泛起一圈紅暈,隨即又消失了。他大聲說道:“弟子的隱情弟子自己清楚。不過,今日之事關乎幫紅巾軍的抗清大業。幫父在上,弟子若有半點私心,甘願受天譴!天打五雷轟!”劍鋒突然站起身來,手扶劍柄,臉頰上的肌肉微微顫抖,聲音低沉而嚴厲地斥責道:“當眾頂撞會首,是嗎?翅膀硬了?難道我這柄劍就殺不得,你這個掌壇總管嗎?!”總管冷冷地回答道:“殺自然是殺得的了,不過,隻怕難以服眾,我幫大業,也從此難以成功!人心思變!!”劍鋒目光如炬,緊緊盯著掌壇總管,隻見他神色鎮定從容,劍鋒慢慢地將寶劍插入劍鞘,依舊麵無表情地說道:“你說有隱情,那就當著大夥的麵說清楚。我們要讓玉眉死得明明白白。”總管再次仔細觀察了一下劍鋒的臉色,然後說道:“此事不難。不過,弟子還有一個請求。”劍鋒說:“講!”總管道:“幫父有訓,幫中執法之劍,不斬幫外之人!請龍頭免除作證之人的死罪。”劍鋒道:“除了那些貪官汙吏、惡霸劣紳,其他人我自然會依你所言。”總管連忙點頭,然後轉身大聲喝道:“帶證人!”走廊下傳來一聲響亮的吆喝,一名隨從引領著一個頭戴黑巾的人快步走上花廳。此人揹負著琴囊,腰間懸掛著長劍,一身讀書人的裝扮,衫褲上沾滿了灰泥,看上去行色匆匆。掌壇總管一把扯下那人頭上的黑布,原來這個人是池蓮子。滿廳的會眾看到他,都不禁露出驚訝的神色。眼前這個人穿著和氣質,明顯不是綠林中人。在這個時候,掌壇總管竟然將一個身份不明的“外人”帶到了總壇,這實在是一件讓人難以理解的奇怪事情。隻聽掌壇總管大聲喝道:“拜見掌壇大龍頭!”池蓮子聽到聲音,轉過頭來,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掌壇大龍頭,那不就是他一直仰慕的大英雄劍鋒嗎?在來太行山的路上,他聽到了許多關於這位大英雄的傳說。百姓們描述劍鋒的外貌,說他身高一丈二尺,手持一杆奪命鐵槍,威力無窮,能夠以一敵萬,他的雙臂更是力大無窮,能夠拉開百石硬弓。當年他揭竿而起,曾經一拳打塌過陽山府衙的門前牆壁。還有人說他能夠騎馬殺敵,在水上如履平地,臨陣之時勇猛無比,還能夠呼風喚雨、點石成金。清兵們一見到他那杆大旗,就嚇得立刻逃得無影無蹤。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鬆古劍,更是深得前朝高人的真傳,一旦施展起來,在呼吸之間就能同時奪取十幾個人的性命。這樣的大英雄,可謂是千古難遇。池蓮子一直對他充滿了嚮往,此時此刻能夠親眼見到,心中的喜悅之情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池蓮子伏在壇下,抬起頭來,目光落在首座上那個紅臉大漢的身上。隻見他濃眉大眼,目光如炬,彷彿根根鋼刺一般,令人望而生畏。他的氣勢威武不凡,讓人不禁心生敬畏之情。池蓮子恭恭敬敬地說道:“拜見大英雄,一代大俠,大龍頭!!”聽到這一連串的讚譽之詞,劍鋒的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問道:“你是什人,竟敢來此作證?”池蓮子想起自己是冒用喜寶的名字闖蕩江湖,便回答道:“在下曉寶!”劍鋒一怔,隨即說道:“你抬起頭來,看看你救的人,是不是她!”池蓮子抬起頭來,隻見兩名刀斧手簇擁著一位姑娘從大殿後麵走了出來。剛一照麵,池蓮子就立刻說道:“正是,正是。”然而,那位姑娘卻冇有任何反應,竟然將目光轉向了一旁,臉上露出冷淡的神情,彷彿從來冇有見過眼前這個書生一樣。池蓮子心中暗自納悶,這個行為怪異的姑娘,明明在生死關頭與自己在黃河道上相遇,此刻卻為何如同陌生人一般?這幾天發生的一切,都讓他感覺彷彿置身於夢境之中,他簡直無法分辨自己所麵對的這一切,究竟是真實還是幻覺。

-趕緊給他把綁繩卸了?誌文這個混賬,壞了咱們冰魄宮的待客之禮!”兩名隨從急忙走上前,七手八腳地給池蓮子解開了綁繩。池蓮子也顧不得雙臂被綁得發麻疼痛,連忙深深地鞠了一躬,說道:“在下揚州韋曉寶,參見……”他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對方,急切間想起了剛纔兩名隨從對中年人的稱呼,也顧不得合適不合適,冒險叫了一聲:“參見宮主!”中年人點了點頭,忽然雙眼炯炯有神地盯著池蓮子問道:“你真的是揚州勾欄街韋家的人?”池蓮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