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分外眼紅,池蓮子不由得雙目噴火。鐵木爾的這頂藍色呢子大轎,走到哪,哪就會遭殃。他強占他人字畫,姦淫他人妻女,殘害他人家庭,謀害他人性命,真是千夫所指,萬人切齒。池蓮子強忍著心中的怒火,緊緊握住劍柄,雙眼緊緊盯著那頂轎子一步步走近自己。五十米、三十米、十步、九步……就在官轎接近樹叢時,池蓮子縱身躍起,跳到了前麵的兩根轎杠之間。儘管複仇的怒火早已燒紅了他的臉頰,但他還是保持著從容和斯文,大聲說道:“各...-

他清楚地記得,那天他沿著這位姑娘留下的白綾所指的方向前行,第二天傍晚時分,來到了太行山的一個小村莊。這已經接近幫會的活動範圍,清兵不敢在夜間進行巡邏和搜查。他找到一家客棧,開了一間安靜的客房,在飽餐洗漱之後,一頭躺倒在床上,瞬間便進入了夢鄉。到了夜半時分,他突然被窗外的一陣低語聲驚醒。他一個激靈,翻身坐起,抓起青鋒寶劍,躲到窗戶後麵,側耳傾聽。儘管人聲很低,但在這萬籟俱寂的靜夜中,卻顯得格外清晰。隻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道:“這件事情非同尋常,你我就算有一百張嘴也難說清楚,你還是不要插手為好。”一個男人低聲說道:“不行,我與你的情誼是生死之交,別人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這件事我非管不可。”“你要是還把我當作知己,就不要再管了!如果你要管,我就和你斷絕情意。”說話間,夾雜著“錚”的一聲拔劍出鞘的聲音,那女子厲聲說道:“我……我寧可殺死你,也不願意連累一個幫外的那個好人。”池蓮子心中不禁一驚,這是要殺人嗎?!他很想出去看個究竟,但是轉念一想,聽屋外這兩人的聲音,似乎非常親密,也許是在開玩笑,自己貿然出去,豈不是多管閒事?可能會被打殺的會是他自己。想到這,他強行忍住好奇心,趴伏在牆上繼續聽聲,真有幾分像“鼓上蚤”的感覺。女子說道:“唉,我真後悔,都是我鑄成了大錯,還是你說得對,天下的某些女子,之所以遭受屈辱,難以成就大事業,最大的問題就是心腸太軟。我死不足惜,隻是擔心會牽連到他。”那男子勸:“不要著急,也不要自暴自棄,有我在,一定會想辦法的。對了,你過來。”女子輕聲道:“小心,有人來了!”她的話音還未落下,殘葦叢中便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那沉重的呼吸聲也離窗戶越來越近。那間,窗戶紙上出現了一個人頭的影子,一閃而過。池蓮子本想偷聽窗外的動靜,但那兩個人的腳步聲已經漸漸遠去,他們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微弱,直至完全消失。池蓮子心中有事,也無暇再去招惹是非,便轉身躺回床上,不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沉沉睡去。他萬萬冇想到,當他醒來時,雙眼竟然被人矇住,置身於一個潮濕的房間。一個男人走到池蓮子麵前,要求他出麵證明四天前是他救了八個妙齡少女。池蓮子正愁找不到那個紅裙女子,便毫不猶豫地滿口答應。然而,當池蓮子見到那個紅裙女子時,對方卻對他不理不睬,這讓他感到十分疑惑。大廳的人們都在靜觀其變,竊竊私語。池蓮子聽到掌壇總管道:“我問你,四天前的傍晚,是不是你在黃河道上殺了幾個黃旗鐵騎,解開了這個姑娘身上的綁繩?”池蓮子正要回答,那個一直冷冷佇立的姑娘卻搶先說道:“不是,他冇有殺清兵,都是我殺的。”掌壇總管斥道:“有罪之人,不準插話!懂嗎?!”說著,他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狠辣。玉眉毫不理會他,堅定地說:“各壇主、會首、旗首,以及眾位弟兄姐妹,想想看,清兵鐵騎身手不凡,這個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又怎可能殺得了清兵鐵騎呢!!!?”大龍頭劍鋒開口道:“旗首所言有理。”掌壇總管急切地說道:“旗首,此事大有蹊蹺。你當時雙手被反縛,又怎可能拔劍殺人?!”大廳中眾人議論紛紛,有人認為玉眉的說法有理有據,有人則覺得掌壇總管的話也有道理,一時間喧嘩聲四起。此刻,池蓮子愈發感到困惑不解。明明是他先殺死了兩名清兵,用劍刃削斷了,捆住眼前這位旗首雙手的繩索,救了她。可她為何偏偏,要爭著說是她自己殺的呢?自該幫紅巾起義以來,他們不知殺了多少清兵。而此時此刻,這位旗主這樣說,顯然不像是在邀功。況且,那位總管已經對他說過,要他承認是自己殺的清兵。就因為這件事,大廳肅立的眾人也在爭論不休。這究竟是怎回事呢?事情的真相還不清楚,池蓮子見自己插不上話,索性閉口不言,靜觀其變。這時,玉眉挺身而出說道:“大龍頭,想那細細的一根麻繩,以我的功夫,掙斷束縛,躍起殺人,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大龍頭皺了皺眉頭,他本希望宮主女兒能借坡下驢,冇想到宮主女兒卻執意要爭著,說是她自己做的,他不得不為了維護幫規而道:“總管,你所說的隱情不過如此。現在,你還有什話要說?”掌壇總管此時已經急得滿頭大汗,他狠狠地瞪了玉眉一眼。玉眉卻冷冷地轉過頭去,不與他對視。

-但我知道花寡婦名叫玉眉,絕對是傾國傾城之貌,富可敵國,而且一身武功更是超凡入聖。”接著他又笑了笑,說道:“能娶此女為妻,此生無憾了。”皇伯虎道:“冇想到司馬兄知道的竟然如此之多,小弟費了好大的勁,派出我門的十二飛鷹四處探尋,花了很長時間,也隻查到了司馬兄所說的這些。對於司馬兄這個對手,小弟可要重新估量了。”司馬宏微微一笑,又問道:“皇甫兄可知道花寡婦的師承來曆和身家身世?”皇伯虎正色道:“冰魄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