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有兩個黑衣人給其中一具屍體搜身。堯文不敢動彈,微眯著雙眼繼續打探著情報。兩人在那具屍體上摸索了半天,其中一人好像找到了什,舉起右手來哈哈大笑。“蒼天不負有心人啊!他的乾坤袋中果然有驗靈石!吾兒有救了!”先前那尖細嗓音的黃鼠連連拱手賀喜,兩人找到想要的東西後便起身走遠,全然冇發現身後的一具“屍體”已經睜開了雙眼。待到他們走後,堯文又待了半個時辰,期間保持著靜止不動。“呼.....”堯文歎了口氣,從...-

喧嘩街道內,叫賣聲此起彼伏,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建築排列整齊,錯落有序,連掛有青苔的瓦片也染上了曆史的韻味。堯文穿著破爛的衣服行走在大街上,周圍的行人紛紛投來異樣的眼光,堯文覺得自己要是拿個破碗,估計馬上就會有人過來投銅錢了。堯文此刻有太多太多疑問想問,但卻找不到合適的時機,胡亂開口隻會被人當成精神病。於是他便這樣漫無目的行走在這條街道上,時不時打量的身周眾人。走了大約有半地,堯文的眼睛突然一亮,他的正前方是一個醫館,此刻敞開的大門旁正有一名少女彎著腰在倒藥渣。少女眉眼如畫,一雙水潤的杏眼更顯溫柔,穿著一身白色長裙,在陽光照射下顯得格外純潔,動人心魄。堯文心中一喜,裝出搖搖晃晃的步伐向前走去,少女見有人靠近便警惕的抬起了頭,好看的秀眉微微皺起。堯文卻不管那多,走到少女身旁的時候就往地下一倒,想趁機博取同情。堯文發誓,這是他這兩輩子以來演技最好的一次,說倒就倒,說暈就暈,完全看不出一絲破綻!醫館內堯文緩緩睜開了雙眼,頭上傳來劇烈的疼痛。媽的,哪個畜生往人家醫館門口放了塊磚頭啊!“你醒啦?”耳邊突然傳來清亮悅耳的聲音,堯文扭過頭一看,正是先前倒藥渣的少女。堯文知道機會來了,裝出迷茫的模樣看向少女幽幽問道:“這是哪?我是誰你又是誰?”少女眨巴了兩下漂亮的眼睛,隨後衝外麵喊道:“阿爺!這人摔傻啦!”.......經過數輪的拉扯後,堯文終於明白自己現在在什地方,據這老頭所說,此地界名為塵界。而他們如今身處東洲的長安郡之內,這條街又叫作如意坊。堯文心中瞭然,當下起身要走,卻被那老頭攔住。“少俠且慢,這是我們的診費,您看怎支付”說話間老頭就拿出了一張紙條。紙條上書:包紮費5兩,醫藥費20兩,住宿費500兩堯文抬起頭震驚的看向那個老頭,卻見他一手拂鬚,臉上滿是笑意。“老頭,你這破木板床收我500兩”堯文扯著那老頭的衣領子大吼道而那老頭卻隻是身軀微微一震,就將堯文的雙手彈開,而後淡淡說道:“500兩,金子。”堯文剛要開口卻被其攔住,隻見老人淡定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裝,踱步向著門口走去。“你睡的可是我孫女的床,收你這點錢財算便宜你了,我看你也不像有錢的樣,就留在這打工抵債吧。”“什時候你債還完了,你才能離開。”堯文看向一旁的少女,卻見其低下頭不敢和堯文對視,臉色隱隱有些羞紅。片刻後,堯文雙眼無神的躺在木床上,隨後雙眼一閉,睡覺。........這間醫館的名叫永順,門口還掛著兩幅牌匾。自然**內,少聞貧病人。醫館不算小,類似於四合院那大,院中還有一株枇杷樹,隻是此時未到季節,樹上隻有綠葉依舊。他如今已經在這座醫館內生活了三天了,也終於知道了老頭是這座醫館的館主,名喚沈全,而那位俏麗的少女則叫沈白,是他的孫女。堯文此時正躺在枇杷樹下乘涼,卻見沈全快步走來,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堯文捂著屁股驚呼跳起,剛想怒罵出口卻見到了沈全高揚的手掌,隻好委委屈屈的嘀咕道:“有話不能好好說嗎?乾嘛非得動手”沈全冷笑一聲,指著一旁的柴火道:“你上午跟我保證說下午砍完,現在都快酉時了,你還一根冇動,晚上不吃飯了!”堯文狡辯道:“這不是太陽太大了嘛,再說了,你還跟我說那張床是你孫女睡的呢!”沈全有些不好意思“小...小時候睡的不也算”“那我明天下午劈,不也是下午”“嘿,你這個小登!”“嘿,你這個老登!”“夠啦!”沈白的一聲叫喊打斷了二人的施法,迫於她的壓力下,二人隻得暫時休戰,堯文老老實實的拿起了斧頭劈柴。晚飯後堯文閒的冇事打算逛一逛如意坊,許是夜晚不安全,街上的行人少之又少,偶爾幾個還都行色匆匆。堯文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四處遊蕩,每到一個地方就悄摸掰點物件塞嘴。“嗯.....這邊的味道好點,下次不去西邊貧民窟了,龐臭!”大約一個時辰後,堯文摸著肚子返回了醫館,躺在床上卻怎也睡不著,索性走出廂房到外麵看著月亮發呆。“文哥,在想什呀?”耳邊沈白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堯文挑了挑眉毛嬉皮笑臉的問道:“小白,怎這晚了還不睡,在想誰呀?”沈白翻了個白眼,坐在枇杷樹下的木躺椅上,雙手撐著下巴,望著天空出神。“我想我阿爸阿媽了....”堯文不知道怎安慰沈白,他隻是一個被父母拋棄的孤兒,甚至都不知道父母的姓名,四處尋找一番後拿起個石頭對沈白說道:“小白,你信不信我能吃了這塊石頭”“纔不信呢,文哥你又想騙我。”堯文嘴角一歪,將象棋大的石頭塞進嘴,嚼吧兩口就嚥了下去,隨後伸出舌頭示意冇有作假。沈白震驚的捂著小嘴,一雙杏眼瞪的大大的。“那...那你試試這個!”說著沈白將一截枇杷枝條折斷遞給了堯文。堯文接過後如同嗦麪條一般全部吞下,沈白則開心的拍著小手。月光的照射下,兩個孤獨的影子靠在了一起,晚風一過,樹上的葉子嘩嘩作響,一片翠綠的枇杷葉掉落在地,卻蕩起一圈圈漣漪。......永順醫館南廂房內堯文看著腳底黑不溜秋的資源蟲撓了撓頭,腦海中一直傳來斷斷續續的資訊。“王.....歸來.....結晶.....吞服.....”堯文大概理解了意思,將資源蟲提起,果然在其腹部掛著一顆綠色的結晶,堯文將結晶對著月光看了一眼,跟普通的玻璃冇兩樣。真的要吃嗎?算了不管了!!之前在研究所的時候,連土都吃過,還怕這個嗎?“哢嚓”隨著綠色結晶的吞下,堯文胸口的蟲子印記越發閃耀,隨後從中源源不斷的冒出了資源蟲。共計十隻資源蟲!

-起個石頭對沈白說道:“小白,你信不信我能吃了這塊石頭”“纔不信呢,文哥你又想騙我。”堯文嘴角一歪,將象棋大的石頭塞進嘴,嚼吧兩口就嚥了下去,隨後伸出舌頭示意冇有作假。沈白震驚的捂著小嘴,一雙杏眼瞪的大大的。“那...那你試試這個!”說著沈白將一截枇杷枝條折斷遞給了堯文。堯文接過後如同嗦麪條一般全部吞下,沈白則開心的拍著小手。月光的照射下,兩個孤獨的影子靠在了一起,晚風一過,樹上的葉子嘩嘩作響,一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