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常高貴的武器。遷移到蒙蘭希丹的那些精靈族也一樣,槍在蒙蘭希丹建立時依舊保持著其重要性,為剛剛成立的迅雷隊加諸榮耀。直到後來迅雷隊的名聲大躁,全大陸的人們都來挑戰,迅雷隊初期的隊長莫利·佛發現了優秀的槍術師是需要一個場所去發掘並且培養投入軍隊為國家效力,所以莫利·佛毅然決然辭去隊長的職務,開了一家槍術師行會,為蒙蘭希丹培養曆史上有威名遠揚的槍術師。.......怎樣,對我們槍術師行會有一定的瞭解啦吧...-

“走吧,現在可以去古跡的正殿了。”白龍指揮萊宸,說道:“那纔是存放寶貝的地方,不過小心點,那的防護應該也是最強的。”萊宸點了點頭,說起寶貝兩字,他的心頭便是忍不住的有些滾燙,從這一條通道過來,他幾乎是如同蝗蟲過境一般,不僅將那位淬體九階強者所儲存的龍珠洗劫一空,近乎完全收走。而且,他還明白,這些通道內的東西,還並不是古跡真正的好東西...“走!”按耐著火熱的心,萊宸便是化為一抹白色閃電般的掠出,一人再度開始狂奔,不過這一次,他們倒是未曾在中途做停留,因為後麵的這些石室,大多都已是荒廢,也並冇有搜尋的價值。於是,在這般全速前行下,約莫近十分鍾左右,那宛如冇有儘頭的通道,終於是變得寬敞起來,轟隆隆的巨響聲以及喧嘩吵鬨聲,也是化為滾滾聲浪傳來。萊宸速度稍緩,這才緩緩走出通道,通道之外,是一片極為遼闊,類似廣場般的大殿,大殿周圍,也有著數條直達此處的通道。此時的這片大殿中,已是有著不少的身影,粗略看去,恐怕不下數十人,而且在其中,林動也是見到了誌新等人以及那君昊的一行人。“轟轟!”不過此時的誌新他們,顯然都未曾注意萊宸的到來,場中的所有人,都是在卯足了勁的揮出一道道雄渾攻擊,轟向大殿半空中的一片光罩,如此多人的合力攻擊,也是令得那光罩上不斷的盪漾起一層層漣漪。萊宸的目光掃過那層光罩,然後便是凝固在了光罩之內飛舞的數道光影之上,透過薄薄的光芒,他能夠隱約的看見,那數道光影,似乎呈現刀,箭,盾,甲等等模樣。“秘寶!”望著這些光影,萊宸的眼瞳當下便是緊縮了起來,深吸了一口冷氣,這六道光影,居然全部都是秘寶!“好大的手筆!”萊宸喃喃自語,這在整個大陸都是找不出來的一件的秘寶,啊,也說不定,在這竟然一次性的出現了六件,而且,那六道光影中,有著一道呈現刀形者,格外的璀璨,那種光澤,就算是淬體五階武者都是無法相比,想來至少都是中級秘寶!光是這一件中級靈寶的價值,恐怕就足以超越林動所獲得的那些龍珠!“不愧是淬體九階強者的遺址!”萊宸儘量的壓抑著急促跳動的心,目光一掃,發現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麵露狂熱貪婪之色盯著那光幕內的六件秘寶,他們現在都是在合力,想要打破那層光罩,然後,奪取秘寶!而到時候,為了奪取這些秘寶,可以想象,這將會爆發一場極為慘烈的大戰。為了秘寶,拚了命,也是值得的!萊宸目光閃爍著,手中也是隨手揮出一道源始之力,轟向半空的那光罩,同時,他也是不著痕跡逐漸的靠近著光罩下方。萊宸的這番舉動,並冇有引來什注意,因為不止他一個人在打著這樣的主意,其他不少人在攻擊著光幕的同時,都是留著一手,一旦光罩破碎,那他們便是會在瞬間動手!當萊宸逐漸的停在光罩下方時,停了下來,萊宸則是目光瘋狂閃爍,雄渾的源始之力已是如同洪水般流淌在經脈之中,同時間,泥丸宮內的精神力,也是處於隨時待發的狀態。在眾人那等狂轟猛炸下,半空中的光罩也是變得黯淡起來,那般搖搖欲墜的模樣,彷彿即將破碎。而見到這一幕,大殿內的氣氛,卻是突然間變得有些古怪起來,原本還靠得緊緊的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分散而開,各自的眼中,都是充斥著警惕之色。萊宸也是察覺到了那古怪的氣氛,但卻並不感到意外,在秘寶的誘惑下,這是很正常的事。“萊宸,待會動手搶時,不要去搶那柄刀形靈寶,看見最右邊的那一件了?去搶它!”就在萊宸目光緊緊注視著隨時將要破裂的光罩時,白龍的聲音,突然在其心中響起。“為什?”一聽到這話,萊宸立刻便是忍不住的問道,那刀形秘寶顯然纔是這六件秘寶中威力最強的,不去搶它,還搶什?而在說著話的時候,萊宸的目光也是瞟向了最右邊,當下麵色就有點黑,那一件秘寶,有點類似槍形,黑乎乎的,看上去頗為的粗糙,而且最主要的是,那從其中散發而出的光澤,卻是六件之中最為微弱的,若不是看見其他的那些東西,恐怕誰都很難將這東西也是當成秘寶。即便隻是最低級的。“嘁,真冇見識,那刀形靈寶雖強,但另外一件,卻絲毫不會比它弱,而且,別人看不出來,我可是看得明白,這秘寶還隻是半成品,哼,光是半成品,那威力便是堪比中級秘寶,若是完全品,恐怕都是能與那君昊那傢夥腳下金槍相比了!”白龍不屑的道。“半成品?”聞言,萊宸微驚,旋即遲疑道:“我又不會煉製,想要將其煉成完全品,那不知道得猴年馬月了,還不如直接搶那刀形靈寶劃算。”“放心,到時候我會教你如何煉製,少廢話,婆婆**,你要樂意跟其他那些傢夥拚死強搶那刀形靈寶的話,那就去吧!”聽到這話,萊宸這才恍然,這大殿內,恐怕稍有實力的人,都是會動手搶那刀形靈寶,到時候那多人一擁而上,就算他有著精神力之助,能否搶到都是兩說的事。再者,這種出手的機會,顯然隻有一次,三心二意想要強搶多樣,到頭來隻會竹籃打水一場空。“好,就聽你的,搶最後一件!”目光閃爍,萊宸也是猛的一咬牙,下了決心,對於小白的眼光,他還是比較信任的,至少,遠比他強。“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見狀,白龍這才滿意的道。在一人一龍說著話間,那半空中的光幕,也是越來越黯淡,而所有人的心,也是在此刻陡然變得緊張了起來,一些人,甚至已是偷偷的取出了武器。“哢嚓!”突兀間,有著細微的破碎聲響起,霎那間,大殿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著光幕上緩緩裂開的裂縫。“哢嚓哢嚓!”裂縫在眾人的眼中,急速的擴大,最後幾乎遍佈了光幕的每一處角落。“砰!”崩潰,出現在片刻之後,當光幕的裂縫達到極限時,它終於是不堪忍受,轟然間爆裂而開,化為無數光屑,從天灑落而下。

-怕。眼前的不像是獸人,更像是個人立而起的魔獸,渾身散發出凶戾的氣息。一擊不中,這狼頭怪物好像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戲謔。那種眼神,讓芙蘭炸起的尾巴毛就冇有垂下過。話語間,黑霧瀰漫,一道龐大的身影,亦是自黑霧之中走出。這是一尊足有三米之高的人形怪物。其頭顱長的像狼頭一樣兒,遍佈著腐朽的血肉,身軀卻是白骨寸寸,手中持著一柄巨斧,渾身更是穿著一身早已破爛不堪的甲冑。隨著其大步走出。一股暴虐的氣息,亦是撲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