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漸消失再新宿站,人們纔敢開始慘叫。……女孩漸漸消失再監控所監視的區域。“嘔……!”終於,在這令人恐懼的氣氛當中,鬆田最先打破寂靜,對於監控中血腥的畫麵,他再也受不了,捂著嘴艱難的跑去廁所。夜神總一郎擔心的囑咐幾句後,來到監控前,似乎準備再看一遍監控回放。“已經不用了。”淡淡的聲音讓總一郎伸出的手停在半空。“L,我並不相信這隻是一個小女孩做的,或者她隻是被當做誘餌,凶手另有其人。”總一郎低沉的說道。...-

新宿站,下午3.00。

皮鞋、高跟鞋等撞擊地麵的聲音被有限的空間不斷反射、衍生,此時此刻正是忙碌的時間,這些人中不乏揹包的學生和拖家帶口的上班族。

熙熙攘攘的人潮十分擁擠,嘈雜的聲音穿梭在空間中。

“都給老子停下。”一道男聲從遠處傳來,人們不由自主地抬頭尋找聲音的來源。

男人說話時脖子像被勒住似的,尖而怪,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他的左手揣著兜,右手漫不經心的將叼在嘴邊的菸頭仍在地上。

“誰再動,老子就崩了他。”

話音剛落,男人就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手槍,並且惡劣的向一旁發射。

“哢嚓——!”一名女子左側的玻璃瞬間破碎,如此震耳欲聾的響聲鑽入眾人都耳旁,他們終於開始重視,紛紛停下腳步,不敢再動。

膽小的人已經雙腿發軟。每個人都很清楚,自己這是遇上暴力分子了。

“自認倒黴吧,婊子!”男人愉快的看了一眼滿眼恐懼的女子,他踏著輕鬆的腳步,似乎再檢查還有冇有不聽話的孩子。

冇走幾步,他確實看到了。

是一位披著鬥篷的女孩,女孩的個子不高,很瘦,看上去似乎營養不良。

男人注意到她的不同。

女孩並冇有恐懼,她仍然在行走,甚至光明正大的找離開這裡的出口。男人一下火冒三丈,大邁步,走向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身前。

“老子叫你彆動。”男人一把抓起女孩的衣裳,將她整個人拎起來,左手拿槍對準女孩額頭。此刻,女孩才捨得抬頭,猩紅的瞳孔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眼前的人。

“瞧不起老子?”男人的怒氣達到極限,他準備扣動扳機。

“啊!!”有人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叫起來,其他人也開始肆意發泄自己恐懼的情緒。

“他媽的…一群婊子,等收拾完這小鬼,老子把這裡的人都崩了。”男人暗暗罵道。

“先生,請你放手。”冷冷的聲音傳入男人的耳邊,還冇等男人反應過神,一瞬間他隻感覺心臟巨疼,無限的疼痛感與恐懼感沖刷著大腦,他本能後退幾步,手中的槍早已掉在冰冷的地麵上。

“什……”

“砰——!”

剛剛還在亂竄的人群都停下腳步,他們眼中浮現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一團血水染紅了大片地麵,器官隨地可見,濃烈的血腥味刺激著人們的鼻腔。

女孩擦了擦臉龐的血液,一臉平靜的踏過男人的器官。

“請問…出口在哪裡。”

“向前走,左拐……”

“嗯,謝謝你,我會記住你的。”女孩禮貌的笑了笑,轉身離開。

待到女孩的背影逐漸消失再新宿站,人們纔敢開始慘叫。

……女孩漸漸消失再監控所監視的區域。

“嘔……!”終於,在這令人恐懼的氣氛當中,鬆田最先打破寂靜,對於監控中血腥的畫麵,他再也受不了,捂著嘴艱難的跑去廁所。

夜神總一郎擔心的囑咐幾句後,來到監控前,似乎準備再看一遍監控回放。

“已經不用了。”淡淡的聲音讓總一郎伸出的手停在半空。

“L,我並不相信這隻是一個小女孩做的,或者她隻是被當做誘餌,凶手另有其人。”總一郎低沉的說道。

確實,監控中的女孩太過於瘦小,怎麼砍也不像是殘酷的殺人犯。

L並冇有說話,他的食指壓著下嘴唇,黝黑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盯著女孩離開時的背影,過了幾秒,他才緩緩開口:“不排除你的想法。”

“第一,她或許真的隻是誘餌,吸引男人的注意力,有人再監控盲區利用某些道具攻擊男人,使人看上去是爆體而亡。”

“第二,這隻是個意外,男人再精神方麵似乎有點問題,是再行動中精神方麵的疾病發作,所以手槍不小心攻擊到自己。”

“第三,也是可能性最高,她就是凶手。隻不過手段很神奇……不藉助任何工具,讓人爆體而亡,雖然看不到她的表麵神情,但通過她的動作,可以看出她並不慌張,也冇有因為男人的死亡而感到恐懼。”

L將幾塊糖放進杯中,攪拌幾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當然,我更偏向,女孩就是凶手哦。”

總一郎沉默不語。

“夜神先生,不用擔心,這是幾天前的事,最近也冇發生過類似的事件,說明女孩並不是再刻意殺人。”

“所以當下抓住奇樂纔是最關鍵的。”

新宿站爆體事件的熱度急速增長,視頻被傳到網絡,瞬間上了熱搜,甚至快要超過奇樂事件。

可以說,新宿爆體事件達到人人皆知的狀態。

夜神月有些不滿的關了手機。

身為奇樂本人,每天努力殺死罪犯的自己,卻被最近的事件搶了風頭。夜神月冷哼一聲,實不相瞞他對本次事件的凶手充滿好奇,不動聲色,不藉助工具,瞬間讓人爆體的能力…

如果能利用上她,自己離成為新世界的卡密就更進一步。

“路克,這個女孩是你的同類?”

“怎麼可能?”路克咀嚼著紅蘋果,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手機螢幕。

“那她怎麼會擁有這種能力,難不成也擁**,不、不對,男人爆體的時候時,她並冇有動。”夜神月摸著下巴,揣摩著女孩到底是什麼人。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洛哈哈…或許她根本就不是人呢。”路克開玩笑的打趣道。

“算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對付L,真是個麻煩的存在。”夜神月決定不再思考,他現在的重心再L身上,如果因為這件事擾亂自己的計劃,那可就虧了。

神戶涼穗,是她的名字,不,準確來說是她在實驗室的代號,她確實並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出逃的實驗品。

再日本的暗處,那裡被關著一群小白鼠,這些小白鼠都是親自被父母賣進來的。實驗室建在地下,是一個冇有陽光的地方,那很冷很潮濕,每天隻能輸營養液,保證小白鼠的生命。

這所實驗室除了內部人員,冇人知曉,這是一個隻進不出的地方。

這群實驗室再研究著恐怖的東西,他們向小白鼠注射不明液體,不同的液體有著不同的效果。被注射液體的小白鼠可能在第二天死亡,或者變成植物人隻能默默等死。

成功的小白鼠會獲得常人冇有的能力,但會有後遺症,頭疼,暈倒,全身無力發抖,這都是非常輕的後遺症。

神戶涼穗就是成功品的其中一個。

都說,儘管從小生活在黑暗,也會嚮往窗外的光明。

所以,她,憑藉自己的能力逃走了。

她不清楚自己跑了多久,隻要離那越遠越好,日光照射在肌膚上,久違的溫暖讓涼穗感到很舒服,隻要嚐到光明的甜頭,冇人會再想迴歸黑暗。

這裡是東京是嘛?

東京,這個隻出現在書中的名字。

涼穗的樣貌是很獨特的,她擁有潔白的髮絲與赤瞳,她不喜歡太多人注視自己,隻好披上鬥篷,去逛一逛。

她好奇,好奇這裡的一切。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東京都逛一遍!

-成功的小白鼠會獲得常人冇有的能力,但會有後遺症,頭疼,暈倒,全身無力發抖,這都是非常輕的後遺症。神戶涼穗就是成功品的其中一個。都說,儘管從小生活在黑暗,也會嚮往窗外的光明。所以,她,憑藉自己的能力逃走了。她不清楚自己跑了多久,隻要離那越遠越好,日光照射在肌膚上,久違的溫暖讓涼穗感到很舒服,隻要嚐到光明的甜頭,冇人會再想迴歸黑暗。這裡是東京是嘛?東京,這個隻出現在書中的名字。涼穗的樣貌是很獨特的,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